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今夜,让我们伴着敦煌入眠

文化守望者2019-07-02 02:16:09





直到现在,我们去敦煌月牙泉骑骆驼的时候,还能听着耳畔传来声声《月牙泉》。你能想象文学作品对人的影响力吗?太多人对敦煌的爱…都源于这么一曲月牙泉




  • 从那年我月牙泉边走过 

  • 从此以后魂绕梦牵 

  • 也许你们不懂得这种爱恋 

  • 除非也去那里看看

当我们提起敦煌,总要说到壁画、佛窟、经书。是的,敦煌很好看,给人洗了眼,如临旷野又如沐春风,震撼又慰藉了来人渴望被抚摸的一颗红心…

同样的,你可能不知道,敦煌也很好听,在这处汇聚了东西方文化,又超越东西方文化的地方,音乐家大览人间之美,汲取日月精华。

他们在这里留下了作品,打开你的耳朵,打动你……



 这所有的美丽,

都脱不开月牙一汪泉。



▲当年《月牙泉》的磁带


在百度百科里搜索月牙泉,第一个就是素有“沙漠第一泉”的月牙泉。它是著名的“敦煌八景”之一,因形似月牙而得名。


百科词条是冰冷的,带着一张科普的严肃脸。没去过敦煌的朋友,看罢或许也没有打包出走的冲动。但是田震的《月牙泉》就不一样了,摘出歌词里的两句,看看她是怎么形容月牙泉的:


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

星星沐浴的的乐园。


白天,夜晚;沙漠,甘泉。好的音乐就像VR,能把一情一景直接送达脑海,也能把你直接拉到情景中。这首名为《月牙泉》的单曲,出自田震2002年的专辑《未了情》,也为南来北往的旅人结下了一段与敦煌的未了情。



▲田震受邀担任月牙泉形象大使


整张专辑的所有单曲都透着一股浓浓的中国本土情怀,尤其这首主打歌《月牙泉》,配合田震苍凉的嗓音,像一个逝去的故事,又像一个未尽的梦境。



▲唱过《大敦煌》的歌手刀郎


除了上述提到的纯音乐专辑,还有很多和田震一样流行音乐大咖用他们的嗓子歌唱过敦煌。比如刀郎就唱过《大敦煌》,我用飞天的壁画描你的发,描绘我那思念的脸颊,我在那敦煌临摹菩萨,再用那佛法笑拈天下


还有孙楠的一曲《敦煌日月》。

春花谢,看秋霜,驼影飘渺映夕阳,悲欢聚散一杯酒,各自东西为情殇。





音乐以上,流行以外


▲女子十二乐坊演奏《敦煌》


2005年,女子十二乐坊发行专辑《敦煌》,像是一次中国人对音乐根脉的探寻,又像一个装满故事的旅途物语。敦煌这个汇集了东西方文化又超越了东西方文化的地方,似乎总能带给艺术家们满格的灵感。


这张专辑汇聚了来自内地、港台及日本的众多一线音乐家参与创作,其中就有当时如日中天的世界先锋音乐家喜多郎。



▲日本音乐家喜多郎


有人说,这张专辑生不逢时,现在“一带一路”这么火,如果《敦煌》最近才出现,女子十二乐坊也就不会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其实真正的好音乐从来不会过时,现在去听听这张专辑,仿佛还能看到反弹琵琶,轻吹笛子的“飞天”在眼前跃动。


▲喜多郎《敦煌》专辑封面


而日本音乐家喜多郎,除了参与创作了女子十二乐坊的《敦煌》之外,自己也出了一张专辑《TUNHUANG》(即“敦煌”)。


有趣的是,喜多郎本人并未去过敦煌。这张专辑的音乐完全出自于音乐家发乎情的艺术幻想,因此每一首单曲,都像在黄沙掩盖之下的梦。






 敦煌音乐跟年轻人也挂上了钩


▲2017年“西遇敦煌音乐节”的宣传海报


2017年8月,在敦煌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2017"西遇敦煌音乐节",汇聚了许巍、唐朝乐队等国内11组乐坛人气歌手的燃情演出。这次音乐节将热血摇滚与潮流、历史与创新、地方与国际完美结合,打造了一场热血情怀的高品质音乐盛宴。


▲2017年“西遇敦煌音乐节”现场盛况


两天时间里,有超过2万名歌迷前来赴这场大漠音乐之约。主办方还通过咪咕360度还原了长达10小时星空下的摇滚现场,两天累计直播观看用户293.26万人、观看达838.1万次。


▲汐音社《敦煌定若远》专辑宣传海报(图片及文字由汐音社提供)


现在,还有一群年轻人也在致力宣传敦煌文化。专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创音乐社团汐音社,将在今年推出全新古风专辑《敦煌定若远》。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汐音社愿发千里之行,以敦煌为眼,探寻人间千年,谨以此向历史叩问,向敦煌守护者们致敬。





我们在敦煌接受赋能,

也愿用最朴实的语言与你共享。



——敦煌文化守望者





2018年5月1日开始连轴转40天不停歇

正在培训期...



“我在敦煌讲壁画”敦煌文化守望者全球志愿者派遣计划由敦煌研究院、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上海交通大学文化发展基金、上海名道文化发展中心联合发起, 首批招募10人,为期6周,旨在通过系统性敦煌学知识赋能,培养守望者上岗莫高窟, 为源源不断涌向敦煌的观众演绎精美壁画背后的故事。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