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美人如玉剑如虹之《天龙八部》

曲拂衣2019-11-10 10:29:45

 

1、王语嫣

        语笑嫣然,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就跟看到“林诗音”三字一样,惊艳无比。《天龙八部》可说是金老爷子十四部小说里好听的美人名字最多的一部,且那些人名不仅字面上就很美丽,也契合众美人的外形和经历:钟灵毓秀的钟灵,星眸竹腰的阮星竹,秋水为神玉为骨的李秋水,丝萝期乔木的李青萝,摆夷凤凰刀白凤,个人最喜欢的是木婉清三字,水木清华、婉兮清扬。

       若彤女神一人分饰三角,演技爆表。小时候一直好奇一个人怎么能穿不一样的衣服面对面说话,也心疼演员一集结束后要保持最后定格的造型等一首片尾曲唱完,长大后才知道这种担心就跟心疼给火龙果里装芝麻、躲在电视机里面说话的人一样,捂脸笑~

       王姑娘的美貌毋庸置疑,在原著和电视中都有体现,而她更是一个武学理论奇才,可以说把外公(逍遥子)的智商遗传了十足十。“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更是让她的武学理论魅力在武林群雄面前大放异彩。

      后来刘亦菲版的神仙姐姐也是不负众望,圈粉无数。张纪中版的天龙完全符合原著,剧中人也是颜值演技双在线,与97版天龙可谓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一声叹息。

  霎时之间,段誉不由得全身一震,一颗心怦怦跳动,心想:“这一声叹息如此好听,世上怎能有这样的声音?”只听得那声音轻轻问道:“他这次出门,是到那里去?”
  段誉听得一声叹息,已然心神震动,待听到这两句说话,更是全身热血如沸,心中又酸又苦,说不出的羡慕和妒忌:“她问的明明是慕容公子。她对慕容公子这般关切,这般挂在心怀。慕容公子,你何幸而得此仙福?”】


      【段誉听得大为奇怪,心想:“我在大理听人说到‘姑苏慕容’,无不既敬且畏。但听这位姑娘说来,似乎慕容公子的武艺,尚须由她指点指点。难道这样一个年轻女子,竟有这么大的本领么?”一时想得出神,脑袋突然在一根树枝上一撞,禁不住“啊”的一声,急忙掩口,已是不及。】

       【段誉一转过树丛,只见一个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脸朝着花树,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段誉望着她的背影,只觉这女郎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他一见到那位小姐,耳朵中“嗡”的一声响,但觉眼前昏昏沉沉,双膝一软,不由自主跪倒在地,若不强自撑住,几乎便要磕下头去,口中却终于叫了出来:“神仙姊姊,我……我想得你好苦!弟子段誉拜见师父。”】


       王姑娘对段公子的枯井底突然移情让许多人对她粉转黑,觉得她之前有眼无珠,被抛弃后又将段誉这个备胎捡起来用。然而我觉得她对段誉从一开始就是跟慕容不同,慕容在她心里是小时候的一个偶像,可能是小语嫣童年缺父爱后对比自己大十岁的表兄有隐隐的恋父情结,而段誉却可以让她心扉轰然打开,跟表哥完全不会有的对话却可以出现在她和段誉之间。


       【王语嫣微笑道:“名字总是取得好听些的。史上那些大奸大恶之辈,名字也是挺美的。曹操不见得有什么德操,朱全忠更是大大的不忠。你叫段誉,你的名誉很好么?只怕有点儿沽名……”段誉接口道:“……钓誉!”两人同声大笑起来。】
 

   【王语嫣秀美的面庞之上,本来总是隐隐带着一丝忧色,这时纵声大笑,欢乐之际,更增娇丽。段誉心想,“我若能一辈子逗你喜笑颜开,此生复有何求?”】
  【不料她只欢喜得片刻,眼光中又出现了那朦朦胧胧的忧思,轻轻的道:“他……他老是一本正经的,从来不跟我说这些无聊的事。唉!燕国、燕国,就真那么重要么?”】

       【她微微抬起头,望着远处缓缓浮动的白云,柔声道:“他……他比我大十岁,一直小我是他的小妹妹,以为我除了读书、除了记书上的武功之外,什么也不懂。他一直不知道,我读书是为他读的,记忆武功也是为他记的。若不是为了他,我宁可养些小鸡儿玩玩,或者是弹弹琴,写写字。”】

      她是逍遥子、李秋水的外孙女,段正淳、李青萝的女儿,钟灵木婉清及阿朱阿紫的同父异母姊妹,集美貌与智慧一身的她自幼便是当“曼陀罗公主”地养着,不涉江湖却满腹武学知识,出场便带有神仙姐姐光环,被“向来痴”的男主一见钟情地“从此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论新修版结局如何,在看到段誉千辛万苦终于将她追到手后,心里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的。


2、钟灵

       她是天龙原著里第一个出场的少女,也是全书中我最喜欢的人物。

       她天真无邪,乐观善良。跟段誉之间懵懂初恋的小情愫追随着她直到全书结尾,在段誉和木婉清被困时她尽全力相助,得知段誉是自己亲哥哥后虽黯然却也很快看开,不似木婉清或阿紫完全的“求不得,放不下”。

       超级钟爱97版的钟灵扮相,觉得一双眼珠子非常符合原著里的“黑如点漆,朗似秋水”,这个演员十分耐看,活泼和深情都演得很自然。


       【阿紫却心中大怒,她眼睛瞎了之后,最恨人家提起这个“瞎”字,段誉倘若是说她“胡说”、“乱说”,她只不过一笑,偏偏他漫不经心的用了“瞎说”二字,便道:“哥哥,你到底喜欢王姑娘多些呢,还是喜欢钟姑娘多些?王姑娘跟我约好了,定于明日相会。你亲口说的话,我要当面跟她说。”段誉一听,当即坐起,忙问:“你约了王姑娘见面?在甚么地方?甚么时候?有甚么事情商量?”见了他如此情急模样,不用他再说甚么话,钟灵自也知道在他心目之中,那个王姑娘比之自己不知要紧多少倍。她性子爽朗,先前心中一阵难过,到这时已淡了许多。

       ——倘若王语嫣和她易地而处,得知自己意中人移情别恋,自是凄然欲绝;木婉清多半是立即一箭向段誉射去;阿紫则是设法去将害死。钟灵却道:“别起身,小心伤口破裂,又会流血。”】

      杨蕊版的钟灵也很天真烂漫,并演出了一丢丢的小妖女气息~


       “喂,你吃不吃瓜子?上来吧!”

       "你说过的,瓜子一齐吃,刀剑一块挨。"



3、木婉清

      天龙一书总结八字我觉得是:万般是命,造化弄人。

      拿婉妹来说,段誉初次见到的她是当时的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且体有异香,“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甜甜腻腻。“可以说金老爷子对她是很钟爱了。但这样一个女子,一见段誉误终身,也是天龙“找你妹”游戏中最大的牺牲品之一。若干脆是亲兄妹也就罢了,偏偏段誉跟王语嫣确认关系后又得知其实这些妹妹都不是他亲生妹妹,他爱娶哪个娶哪个。看到这里,忍不住为木婉清深深叹息一声。听说新修版的结局,王姑娘回到了表哥身边,段公子回到了婉妹身边,不知道算不算“不忘初心”。

       【其时日方正中,明亮的阳光照在她下半张脸上。段誉见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一如其背,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动:“她……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这时溪水已从手指缝中不住流下,溅得木婉清半边脸上都是水点,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段誉一怔,便不敢多看,转头向着别处】

       【段誉登时全身一震。眼前所见,如新月清晖,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只过于苍白,没半点血色,当因长时面幕蒙脸之故,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是血色极淡,双目清亮,愁容中微带羞涩。段誉但觉她楚楚可怜,娇柔婉转,忍不住怜意大生】

      蒋欣版的婉妹更见野性泼辣和天真烂漫的一面。

    “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


4.阿朱

       我曾经填过一阙《金缕曲》给她和他。

《金缕曲•乔峰阿朱
一笑恩仇落。聚贤庄,割袍掷酒,死生一博。

塞外牛羊雁门雪,豪义柔情涤濯。

然孽债,休能测度。

肠断桥头三更雨,至此番、故事从头错。

当日诺,空喜乐。

     

 人间无处寻碧落。

奈何天,心门长闭,情海永涸。

纵有紫衫常在侧,眸影似火灼灼。

终不若、红衫如昨。

青鬓朱颜笑含泪,自诀别、已作心头烙。

当日诺,空许过。


       【段誉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心中一动:“奇怪,奇怪。”先前那老仆来到小厅,段誉便闻到一阵幽雅的香气。这香气依稀与木婉清身上的体香有一点儿相似,虽颇为不同,然而总之是女儿之香。】

       【这副神气却全然是个少女模样,睁着圆圆的眼睛,乌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转,虽然立即垂下眼皮,但段誉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乐:“这孙三不但是女子,而且还是个年轻姑娘。”】

       【段誉从松木梯阶走上“锦瑟居”门口,见阿碧站着候客,一身淡绿衣衫。她身旁站着个身穿淡绛纱衫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纪,向着段誉似笑非笑,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阿碧是瓜子脸,清雅秀丽,这女郎是鹅蛋脸,眼珠灵动,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阿朱是书中无师自通的易容高手,她将段誉化妆成的慕容复立刻引来王姑娘的盈盈秋波,她自己装成的萧峰也未被人认出来。97版阿朱演出了妩媚温柔的一面,觉得她某些角度的神韵挺像83版红楼梦里的探春。

       刘涛版阿朱演出了古灵精怪和柔情似水并存的形象:

如是我闻 仰慕比暗恋还苦
我走你的路 男儿泪女儿哭
我是你执迷的信徒 你是我的坟墓
入死出生由你做主
你给我保护 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如是我闻 爱本是恨的来处
胡汉不归路一个输一个苦
宁愿你恨得糊涂中了爱的迷毒
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你给我保护我还你祝福
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打垮了。”


5、阿紫

         小阿紫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从小在丁春秋门下耳濡目染,也亏了阿紫,金庸书中自幼魔头门下长大的着墨较多的少女只有阿紫和陆无双,能在那样的师父门下生存着实不易,也就铸造了阿紫毒辣的性格,这性格里却带有本性中的天真和情不知其所起的生死追随的执着。

       【瑟瑟几响,花树分开,钻了一个少女出来,【全身紫衫,只十五六岁年纪】,比阿朱尚小着两岁,一双大眼乌溜溜地,满脸精乖之气。她瞥眼见到阿朱,便不理渔人,跳跳蹦蹦的奔到阿朱身前,拉住了她手,笑道:“这位姊姊长得好俊,我很喜欢你呢!”说话颇有些卷舌之音,咬字不正,就像是外国人初学中土言语一般】

       【萧峰在白雪映照之下,见到她秀丽的脸上满是天真可爱的微笑,便如新得了个有趣的玩偶或是好吃的糖果一般,若非适才亲眼当睹,有谁能信她是刚杀了大师兄、新得天下第一大邪派传人之位。萧峰轻轻叹息一声,觉尘世之间,事事都是索然无味。】

       刘玉翠简直把阿紫演活了!这个演员的表情特别丰富,满脸都是活泼,满眼都是顽皮,还有她坠下山崖的那一刻我眼睛都红了。她的建宁公主也是堪称绝版。


      陈好演的也很精彩,


       【阿紫高声道:“啊,是了,我的眼睛是你给我的。姊夫说我欠了你的恩情,要我好好待你。我可偏不喜欢。”蓦地里右手伸出,往自己眼中一插,竟然将两颗眼珠子挖了出来,用力向游坦之掷去,叫道:“还你!还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免得我姊夫老是逼我,要我跟你在一起。”
  游坦之虽不能视物,但听到身周众人齐声惊呼,声音中带着惶惧,也知是发生了惨祸奇变,嘶声叫道:“阿紫姑娘,阿紫姑娘!”
  阿紫抱着萧峰的尸身,柔声叫道:“姊夫,咱们再也不欠别人什么了。以前我用毒针射你,便是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今日总算如了我的心愿。”说着抱着萧峰,迈步便行。
  群豪见她眼眶中鲜血流出,掠过她雪白的脸庞,人人心下几怖,见她走来,便都让开了惊步。只见她笔直向前走去,渐渐走近山边的深谷。众人都叫了起来:“停步,停步!前面是深谷!”
  段誉飞步追来,叫道:“小妹,你……”
  但阿紫向前直奔,突然间足下踏一个空,竟向万丈深谷中摔了下去。
  段誉伸手抓时,嗤的一声,只抓到她衣袖的一角,突然身旁风声劲急,有人抢过,段誉向左一让,只见游坦之也向谷中摔落。段誉叫声:“啊哟!”向谷中望去,但见云封雾锁,不知下面究有多深。】

       “不,不!穆贵妃给了我一瓶水,她骗我说,如给你喝了,你就永远永远的喜欢我,会……会娶我为妻。我实在傻得厉害,姊夫,我跟你一起死,咱们再也不会分开。”



附:天龙八部原著目录

《少年游》
 青衫磊落险峰行,玉璧月华明。马疾香幽,崖高人远,微步觳纹生。
 谁家子弟谁家院,无计悔多情虎啸龙吟,换巢鸾凤,剑气碧烟横。
《苏幕遮》
  向来痴,从此醉,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剧饮千杯男儿事。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昔时因,今日意,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虽万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破阵子》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莽苍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金戈荡寇鏖兵,草木残生颅铸铁,虫豸凝寒掌作冰,挥洒缚豪英。
     
《洞仙歌》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且自逍遥没谁管,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风骤紧,缥缈峰头云乱,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
 胡涂醉,情长计短,解不了,名缰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水龙吟》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
  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