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民宿类慢综艺霸屏四季度,正是对国产制作人手艺活儿的一次“集体大考”

电视广告民工2019-06-28 03:58:24



01


 最近在综艺圈流传着一句调侃:地产热来了! 


四家一线卫视人手一个民宿类项目,于四季度先后迎来开张:东方卫视《青春旅社》和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已在上周六晚同时开播,浙江卫视《漂亮的房子》定档10月,同比之下最为神秘的江苏卫视《三个院子》,也于近期撩开面纱——由江苏卫视和星乐盟联合打造、金牌制作人岑俊义操刀的这档节目,预计于12月初和观众见面。   


承袭了2017年以来《向往的生活》和《中餐厅》接力带起的一波节奏,“民宿热”即将霸屏四季度的景象,让一些观众颇有些“怒其不争”的味道,槽点无非集中在“跟风说”和“抄袭说”上。可在笔者看来,民宿类慢综艺的集中爆发,更像是国产综艺制作水准的不断进阶、观众审美需求的悄然更迭、加之文化流行风向的共同作用造就的荧屏景观。    


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内容市场继音乐类、主打任务模式的户外类两大主流类型之后,对国产制作人在“生活观察体验类”的一次集中大考。就像是做惯了满汉全席之后,如何将一碗极简的米饭烹制出回味无穷的香甜一样,非深厚内力不能为之。   


 这股慢综艺的“地产热”到底是如何诞生的?它对综艺内容市场又有着怎样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带着诸多疑问,笔者专访了该节目总导演岑俊义。从《爸爸回来了》总导演,到《奔跑吧兄弟》三季总导演,再到正式创业之后担任《单身战争》总编剧及《中国有嘻哈》总编剧,如今又全心着手经营《三个院子》,在岑俊义看来,这背后有着一套相通的制作逻辑。


02


 “慢综艺”并非新现象,从《爸爸回来了》开始,生活观察类节目就在圈粉了   


与“快综艺”相对而言的“慢综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意外突围。所谓的“慢综艺”又分为两大类型:一是文化类,以《朗读者》和《见字如面》为代表;二是生活观察类,以《向往的生活》和《中餐厅》为代表。两类节目虽都赢得了“清流综艺”的一片叫好,实际表现却有巨大差异。


来自数太奇大数据研究中心的结果显示:文化类“慢综艺”口碑走高,如《见字如面》《朗读者》《非凡匠心》豆瓣评分均在8.6分以上,但从今年的电视收视和网络播放来看,文化类“慢综艺”的播放量普遍较低,基本称得上是“叫好不叫座”;偏生活化的“慢综艺”评分超过了多数热门综艺节目,而且播放量已达热门综艺水平,这类节目普遍没有复杂的游戏规则,却在内容编排、嘉宾挑选和价值输送上独具一格,通过接地气的场景和治愈系的画风,给观众带来新的视听体验。  


从中不难看出结论:生活类慢综艺恰逢其时戳中了当下受众的收视需求,在经历了“快综艺”丰富多元的激烈刺激之后,审美风向开始偏向这类气质清新、氛围轻松、回归简单、自然的“过日子”状态。   


严格来说,走生活观察路线的慢综艺并非新现象。早在2014年,由金牌制作人岑俊义担纲总导演的浙江卫视《爸爸回来了》就用独特的舍弃设计、真实记录的手法,从老爸和萌娃的日常生活中撷取生动有趣的片段,打出了鲜明的“观察类真人秀”标签,到第二季更是一举创下过平均收视1.43%的出色成绩,不仅让甜馨、奥莉成了至今人气当红的国民闺女,童言稚语“我们白着呢”也成为语录经典。    

此次操刀《三个院子》,岑俊义团队会进一步将“reality show”的真实手法运用到极致。不强设规则,给予嘉宾最大的自由,让院内的真实日常和户外真实活动在节目里自然发生,作为观察者的节目组则用实景记录的拍摄手法,记录三个院子的生活点滴。希望以共同生活、真情交流、互相学习为理念,唤起大众对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探寻心灵深处的诗与远方……    

 某种程度上,正是传统户外综艺的题材集中消费带来的创新疲软,才使得以往并不主流的生活观察类真人秀迎来了爆点。谈及当下“慢综艺”的爆发,岑俊义的观点十分中肯:“我个人觉得,中国真人秀发展的历史十分短暂,电视从业人员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从引进、模仿开始走到现在的原创摸索,我们的成长没那么快,到了一个瓶颈期的时候,看到某种类型有潜力的苗头,容易一拥而上,所以造成了很多项目都是几家卫视同时在做。当然,不管是广告客户还是电视观众,他们也喜欢耳目一新的内容,新鲜的才容易被打动。”

04

对话

岑俊义

“文火”更考制作功力

 这一碗黯然销魂饭要想好吃,观察人物更要关照现实   


在《向往的生活》面世之初,当时团队其实并不赞同“慢综艺”这种提法。慢吗?并不。要知道,北欧综艺那种直播火苗燃烧、邮轮出海、火车行进的冗长无聊的节目才是真正的“慢电视”,这一波大家以为的“慢综艺”只是少了一些竞技感,而在情感的碰撞和情绪的释放层面,浓烈程度又过之而无不及。就像一锅文火慢炖,味蕾的层次更趋丰富和饱满,值得细细品尝,回味无穷。   

许多人大概都还记得《食神》里斯蒂芬·周的那碗黯然销魂饭。据说在厨师界,蛋炒饭、炒青菜、蒸馒头,这些看起来家常到不能再家常的菜肴更能考验厨艺的高低,这也许就像饭店里的大餐终究拼不过妈妈的小菜,平凡生活里的情怀与爱,才是真的无敌呀!


如此类比,大概也能觉察出生活类慢综艺的制作难度。身为观察类真人秀的开拓者,岑俊义认为“慢综艺”这一表述并不准确,他更希望将之称为“观察类真人秀”:

“这类节目的操作手法一般是将嘉宾放入一个生活情境之中,动用固定的摄像头全程记录,工作成员隐匿在掩体背后,整个环境逼近真实和天然,不做任务,不玩对抗,没有明显和激烈的人物关系冲突。”    

 

从操刀两季《爸爸回来了》,到三季《奔跑吧兄弟》的总导演,再到制作《单身战争》以及担任今夏爆款《中国有嘻哈》的总编剧,在岑俊义眼中,这类节目都有一套相通的经验:那就是观察。


“做真人秀重点在于观察人、关照现实。在完成综艺娱乐表达的基础上,还要考虑内容的意义和价值”


岑俊义具体说道,我自己一直在做的就是如何将观察到的点在节目中展示出来,《爸爸回来了》里面是小朋友童真的小细节,《奔跑吧兄弟》是艺人玩游戏的那份状态认真,《单身战争》中是男女之间的气息暧昧,《中国有嘻哈》每个人物都有鲜明的性格,我们要将之捕捉、梳理、放大、串联,总体逻辑都是一样的。”   


 那么,将于四季度在江苏卫视上档的《三个院子》,又将秉持一套怎样的思路逻辑呢?据悉,节目以“提倡共享生活概念的观察体验真人秀”为标签,分别邀请兄弟档、夫妻档、母子档三组嘉宾经营拥有三种不同风情的院子,明星作为Life Sharing的发起人,在和他们最亲昵的人亲密相处同时,向世界各地邀请Life Sharer住进院子,进行共享生活,分享百态人生,品味生活意义。   

 

作家韩松落在解读真人秀的真正魅力时曾说,观众为的就是“偷偷看一眼”。尤其是现在,社交软件的催化之下,人们的交往看似密切了,实则疏远了,欠缺一点深度,所以反而比以前更热切地想知道,别人是怎么生活的。“共享生活”作为一个极佳的切入点,深刻关照了当下受众的心理需求,三个院子带来三种半开放式的生活样态,岑俊义说,“这三组不同的基础人物关系构成了节目的最大特色,集合了亲情、友情、爱情,而且和江苏卫视向来擅长的情感路线实现了融合,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节目的理念倡导,人与人的交流可以更近一点,更暖一些。”


为什么聚焦民宿?

这是个市场年增长率在60%以上的都市生活style 


围绕这数档民宿类慢综艺,另一个绕不开的槽点就是“模仿”。不得不说,在娱乐产品的审美口味上,中韩两国之间拥有更多的契合点。而在最近一两年,以《三时三餐》《尹食堂》《新婚日记》《孝利家民宿》为代表的慢综艺在韩国兴起,尤其是在6月底在韩国JTBC电视台开播的《孝利家民宿》大获成功,不断刷新收视,更让济州岛的美景打动了无数观众。于是有观点认为,中国民宿类慢综艺就像是《孝利家民宿》的“门徒”。


谈及为何选择了民宿题材,岑俊义介绍

“ 当时这个项目各方想法达成一致确定要做的时候,刚好也是《孝利家民宿》当红的时候。可是《孝利家民宿》是无法模仿的,这个项目成立的首要因素是李孝利本人,同时我们也没有济州岛没有这样的环境。近期只是因为这个节目够火,节目类型相似,大家才会联想到模仿和抄袭。从我的角度来说,第一希望做一档慢综艺,第二不希望是雷同的,必须找到特色的创意落脚点,从这个基础出发,加上我之前做过《爸爸回来了》,当时的操作模式就是几组家庭分开拍摄,所以这次我们也选择了多线并行而不是聚焦一处,在三个院子进行分开拍摄和平型剪辑,加上嘉宾自身的鲜明特色,相信整体观感和节目气质一定是截然不同的。”


任何一个内容想要成功,都离不开现实和本土的土壤。换一个角度来说,“民宿”是一个创意的灵感,更需要和当地、当下的社会文化流行风向结合起来考量。有数据显示,国内民宿市场每年的增长率都在60%以上,2017年的交易规模预计超过120个亿。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民宿和客栈已都成为当前流行的生活方式之一。   

在节目筹备阶段,岑俊义和团队一起考察了很多城市以及周边

“我们身边很多人选择住民宿,这是当下非常流行的一种生活方式,包括我有一些以前在五星级酒店工作的朋友,都辞职开始经营起民宿来。杭州就是一个民宿十分发达的城市,我们踩完点之后发现中国许多城市这一产业都在快速发展,只是以前没有发觉。我们在节目中希望将民宿和民风结合起来,于是选取了三种不同特色的院子,一种傍山,一种依水,一种大隐于城市之中,就像上海的弄堂或者北京的胡同,然后将三个院子的主要角色变成三种人物关系,夫妻、两代、朋友。”不同人生的阅历沉淀和灵感偶遇,都将在《三个院子》里融合,调制出不一样的生活滋味。   


“民宿热”还呼应了在中国火到没朋友的“共享热”,激发的是真实的人际交流和深层的情感碰撞。Life Sharing作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是首次提出并将在《三个院子》中进行尝试。岑俊义介绍:


“这个节目的立意和逻辑在于:民宿也好,客栈也好,他们不同于酒店只是旅行中的歇脚地,而是很有家的感觉,大家在一起共享餐厅、厨房,客厅,以及经历、技能、想法,打造一个有乐趣、有情感的生活空间。”   

    对于即将到来的民宿霸屏,笔者倒是满怀着期待和好奇,理应都是十分走心的节目,不仅让观众大饱了眼福,更可以看见身经百战的制作人们,又会在这一次逼出内功的“集中大考”中,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