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闲情偶寄|河海洋:有味春天

醉里挑灯文学论坛2019-04-25 01:09:44


有味春天


醉里挑灯版主  河海洋


  春天,在一声鸟鸣下,扬鞭策马。

  春天,在一场喜雨中,挥毫泼墨。


  春天,在一盘野菜里,吐芳露华。

  母亲三下两下,便操办起一桌饭菜,肉、鱼、蛋以及蔬菜,一应俱全,有如宴席。都说年饱,而春卷、青菜和豌豆头,则百吃不厌。

  包春卷的野荠菜、青菜和豌豆头堪称野地里的岁寒三友。越是经霜,越是鲜美。荠菜是真正的隐士,在麦地里,在河沟里,在石缝里,如花一般,仿佛安于现状,却非不思进取,相反,荠菜的名字前按一个野字,更见风骨。荠菜不仅长得野,其味更是野,野得出人意料,野得味道独特。祖母一生节俭,近乎抠,烧菜总是不舍得多放油,却是歪打正着,合乎荠菜的做法要诀——,荠菜烧豆腐,鲜上加鲜。荠菜包春卷,一块面皮,把全部的鲜挤压,在油锅里升华,当咬下第一口,一股脑儿喷发,冲击唇齿,震荡舌尖。

  在故乡,青菜是冬天的馈赠。寒潮来临,一片一片的绿,在倒退。一些娇嫩的菜,得躲进大棚里,方能苟活,而青菜不然,在冻土上扎根,再冰雪里挺直,有如梅花,凌寒独自开,一厘一毫地粗壮,没有经过霜打的青菜反倒不好吃。我喜欢老家土灶大锅烧的青菜汤,火在灶膛里烧得正旺,青菜在铁锅里,如同蹦迪,活力四射,浓缩了一个冬天的鲜味,从叶、梗里散发,一点一点跑出来,融入汤汁,滑入舌尖。青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无论是家常便饭,还是宴席,都能不辱使命,成为一角儿。一家几口,一汤——青菜汤,或是加块豆腐,一清二白,也能把饭吃得津津有味。一桌满汉全席,鸡鸭鹅牛羊肉下肚,来一碗青菜汤,倍儿爽。青菜,还是餐桌上的一道迷人色——绿,绿是养眼的。有一道菜,名曰青菜烧牛肉,出锅上桌,结果却是青菜比牛肉更受青睐。世上的事情,绝对不是仅用金钱来衡量的。

  雪莱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豌豆头上桌,春天也就真正来了。豌豆头,也叫豌豆苗,豌豆尖。我喜欢故乡的叫法,豌豆头。有时候,我们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有种偏爱——乡音,乡音无改鬓毛衰,说故乡的方言,仿佛置身故乡,灵魂的深处,我们对故乡有种无言的依赖,朴素的忠诚。送母亲回去,她意外地端上一盘清炒豌豆头。顿时,春意盎然。早年,在乡下,我曾见过野地里的豌豆头,一根根妖娆地生长着,头向上仰着,迎着风,迎着太阳和星星。为了让秧田更肥沃,农人们会在冬天撒上豌豆等各种豆种,任其自由生长,开春后深挖、翻埋,然后灌溉,沤肥。那成片成片的秧田上,各种绿杂乱着,疯狂着,一望无际。豌豆头一根一根如接龙似的,肆意蔓延,那是春天的狂欢。每一根头,如玉簪,巧夺天工。尤其那末梢的茎,比最细的烟丝更细,如一丝绿的将尽的烟。嚼在嘴里,油油的,滑滑的,脆脆的。豌豆头的吃法当然很多,可为主,如清炒。可为辅料,配肉丸,牛肉,乃至红烧猪肉。

  春天,在列车撞击铁轨的刹那袭来,岁月芳华,唯那些故乡的味道,永不远去。流水落花,别是一春。

  有味春天,春天有味。

苹果手机赞赏
请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

醉里挑灯简介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曹艳春创办于2006年10月,系非盈利性纯文学公益网站,发源地中国散文之乡阜宁。网站汇聚了全国各地众多的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目前注册会员已逾十万人。

  醉里挑灯微信公众号于2014年7月开通,主推醉里挑灯文学网站原创优秀作品,同时从邮箱投稿中择优选用。所发稿件均为原创首发。赞赏金额50%奉作者稿酬,50%用于网站建设。欢迎踊跃投稿。

  醉里挑灯诵读团队于2008年组建,先后组织若干次公益读书、演出活动。醉里挑灯公众号推送的诗文诵读即由该团队骨干成员演绎,为原创作品更好地传播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欢迎同好者加入醉里挑灯朗读者协会。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网址:www.9000xp.com

  投稿邮箱:327470068@qq.com   

醉里挑灯

愿与您一路同行

编辑 | 林慧妮

 校审 | 曹艳春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