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无心云出岫丨汐音词话·第伍话

汐音社2019-07-05 23:41:22

仕途不顺便潇洒辞官回乡的陶渊明,在乡间陋室挥笔写下《归去来兮辞》,此中傲然风骨始终为后人敬仰。而“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一句,是陶渊明从出仕到辞官心境的变化,是全文的点睛之笔,也是流传千古的佳句。

云的意象,惯为文人骚客所用。因其高高在上,故有直挂云霄、壮志凌云的说法,又因其纯洁无垢,故也有纤云不染、云淡风轻的形容。而陶渊明此处,却赋予了云这个意象更为深刻的含义。纵然高高在上、纯洁无垢又如何?流云终归是风吹即动、身不由己。诗人以浮云自比,本是“无心”,却犹如白云从山谷中飘出一样,不由自主的走出山野进入仕途。以云自比,也是诗人表明自己纯洁无垢的品格,一片不愿染上世俗的纤云,又怎能忍受官场的黑暗险恶呢?

所幸诗人似云却终不是云。浮云无法掌控的命运,飞鸟却可以,飞倦了便要归巢,如同诗人受尽宦途艰辛后选择回归田园。从此任凭天高路远、宇宙宽广都再与我无关,我只管采菊南山、把酒东篱。不得不说,能够有此决断的陶渊明不仅是勇敢的,更是幸运的。试问沧海桑田, 放眼今世谁又不是身若浮云呢?多少人生的选择都是无可奈何,多少命运的安排都是无力回天。即便给你一双翅膀,又有多少人敢于选择放弃声色人间,回归质朴平淡。更何况,纵是洗尽铅华,回头望,谁又有如陶渊明的妻儿一般在归途上默默等待的人呢?这大概就是陶渊明虽终生贫苦不得志,却仍为人尊敬景仰的原因吧。一个有勇气选择自己人生,并有能力面对自己所选人生的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已然值得钦佩。天虽浩渺,众生却亦云云,哪就需要那么多白云出岫,又哪里需要那么多飞鸟翱翔呢?我自归去来兮!胡不归?

《霜涉星走》

乘物游心


闲悠 流云自出岫

琐事未曾上心头



若不是忆起那天策府的故人,唐门弟子隐居蜀中,青山秀水流云高挂,自是悠闲生活远离中原战火。然而这山河终是众生的山河,任谁也无法置身事外。因此千机再难捺,流云自出岫。乘物游心一句歌词既是对蜀地青山云绕的描绘,亦是对唐门弟子投身报国的点拨,此处用典,不可谓不精巧。

《采薇》

择荇


大寒夜 山那头 彤云出岫

小炉边 那首歌谣

不经意被写就


 

大寒之夜,想来应是刺骨之冷,加之孤峰危耸,就更应是萧瑟离索。在这样的景色中,却有彤云出岫。天际连绵的青山之巅,染上一抹红晕,散在冬日本就稀薄通透的空气里弥漫开来,越向远处,越有烟火的味道。一片彤云,为整句歌词的意境添上一笔暖色,正好与下句的小炉边相呼应。一个寒中取暖的温馨闲适意境,就这样被轻巧地烘托而出。

《此间风骨》

原晞


青山隐隐云出岫

诗卷光阴三百首



此间风骨所歌,尽是少年意气。开头这两句便是饱读诗卷的主人公终要踏上仕途,一展抱负。重峦叠嶂也遮掩不住云将出岫,长风送云出,壮志盈满袖。纵使前途莫测,少年又何惧?十年苦读不就为了一酬那指点江山的壮志,此间风骨,便是高洁如云,翩然出岫。

《归去来兮辞(并序)》

陶渊明


云无心以出岫,

鸟倦飞而知还。

景翳翳以将入,

抚孤松而盘桓。


【第肆话】

《无心云出岫

文案:冰果

美工:舒念慈

协力:轩辕&南芝琛

校对:焰酱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