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夏青与葛兰:鸾凤和鸣的播音人生

播音僧2019-06-16 23:01:28

播音僧
100万播音生都在看,一定有什么好东西!
关注


“植物人我也要,只要他有这口气。”


在葛兰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一度被判定为“植物人”的夏青生命又延续了6年,2004年夏青病逝,火化之前,葛兰抚摸着夏青的头,轻轻唤他:“老耿……”


生活如此艰辛而劳累,葛兰却说“我跟他一辈子感觉很幸福。”

12月2日,《中国文艺》播出了“向经典致敬”特别节目,这一期的致敬人物是中国播音界著名伉俪——夏青与葛兰


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葛兰来到现场,讲起了丈夫和自己年轻时期的往事。


    葛兰近照


回忆起夏青老师在中南海宣读《宪法》,葛兰老师的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神情。当被问道“是不是也为夏青老师捏了一把汗”的时候,葛兰老师自豪地说:


“这倒没有,因为我挺相信他的,他平时播音也基本不出错。”


    葛兰骄傲地回忆夏青宣读《宪法》的情景


夏青曾经零失误地宣读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并当场得到了时任中央领导的表扬。他的声音随着电波的扩散,响彻在祖国的上空。


然而,零失误的背后,却是他长达半个世纪的全神贯注和全力以赴。


    夏青生前


年轻时夏青和葛兰就对播音工作充满了热情。


为了上节目,他们每天凌晨2点50起床,凌晨3点多到岗,面对一叠叠的稿件开始默默准备,5点半开始正式录音。清晨6点30分,《新闻和报纸摘要》昂扬奋进的曲调便随着电波传进了千家万户。


夏青和葛兰对播音的坚守和执着程度是难以令人想象的。


夏青常年患有严重的关节炎,发作起来有时候需要连服十几片APC止痛药,但这依然没有阻挡他播音的脚步。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和环境下,两位前辈携手砥砺前行,走过了半个世纪的播音生涯。


    葛兰讲起夏青忍痛坚持准时到岗播音的往事


这对伉俪之所以能携手共度余生,多亏了这条播音之路。


夏青本名耿绍光,所以葛兰一直称呼他为“老耿”,她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老成”,那时候她不到20岁,根本没想过谈恋爱的事,当时单位就他们两个人是单身,夏青又比葛兰大5岁,像个大哥哥一样对她一直很关心照顾。


有一次葛兰生病,夏青鼓起勇气,到葛兰家去探望,病中的葛兰看着站在眼前的夏青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并主动和他聊了起来,这之后两人就逐渐确立了关系。


    当时葛兰的名字还叫做王静蓉,从女子职业学校毕业不久,已经是一名小学教师,却因为去颐和园玩的时候摔伤右手导致骨折,不能写板书,只得告别教师生涯,在家复习准备高考。这次受伤却成了她命运的转折点,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招播音员,她被同学拉着报名,竟然面试、口试、笔试顺利通过,“听说是因为我口音好,嗓门大,就这么被录取了。”在一位她很信任的老师的劝说下,十八岁的王静蓉忐忑地走进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开始了一生挚爱的播音事业,从此,她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葛兰。

夏青比葛兰年长且成熟稳重,便承担起了照顾葛兰的责任,当时夏青的工作不仅需要播音,还要连夜写报摘稿,而葛兰正好值夜班,寒冬的夜里,葛兰值夜班,夏青会经常跑到西单给葛兰买她爱吃的馄饨。


他有时也会陪伴着葛兰值夜班,并在实际工作中为她的播音把关,夏青学识渊博、工作严谨,特别是新闻播报的准确率堪称一绝,这些使他在播音界的声望极高,遇有疑难的问题,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去请教这位“活字典”,于是,葛兰在成为夏青的妻子之前,先成为了他的学生。


这是一对名副其实的播音界伉俪。


    年轻时期夏青和晚年夏青


1953年,夏青和葛兰结为连理,他们一起半夜起身上早班,一起夜里播晚间节目,夏青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葛兰把所有的家务活包揽了,从不让夏青干一点活儿。她甚至学会了理发,“老耿的头发又软又细,别人总剪不好。”她总觉得外面理的不好看,于是每次亲自给夏青理发。


由于工作家务两头繁忙,葛兰养成了做什么都“快”的习惯,夫妻俩的生活模式是这样的,她和夏青一起下班,夏青慢慢地走回家,而葛兰则骑着自行车飞速往家赶,

“路上顺便买点肉馅儿,回家就动手包饺子,等老耿溜达回来的时候,我包的饺子也煮好了,直接上桌吃饭。”


令人更为尊敬的是,这对相濡以沫的恩爱夫妻,播起来一丝不苟,没有半句闲话,这是一份难得的对播音事业的尊重和敬畏。


    葛兰回忆播音时的一丝不苟


1993年的春天,夏青因脑血栓住进了医院,时值葛兰广播人才培训学校第一期播音员培训班开学,当时急坏了葛兰。老伴有病住院不能放手不管,培训班不能停办,她决定:白天搞教学,晚上陪伴病人一个月下来了,葛兰脸色苍白,疲惫不堪,学生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一天我走进教室,感觉有点异常,同学们鸦雀无声、端正地坐着。我看见黑板上写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葛兰老师,你辛苦了。下边是:全体同学,4月30日。我心情激动了半天才说出‘擦了吧,我们上课。’擦黑板的学员慢慢地蹭啊蹭啊,好像舍不得擦去。”


此情此景深深印在葛兰的心里,成为她坚持不懈办学的力量源泉。


    葛兰在播音


1994年以后,夏青一直在家养病,生活不能自理。


葛兰一面照顾卧病在床的夏青,一面把培训学校搬到宿舍大院的老干部活动中心来。每次葛兰上课前,都要把夏青安顿妥当,并嘱咐不要自己下床走动,以免摔碰。而这时,夏青总是以支持的眼光目送葛兰,嘴里坚定地说:“你快去吧,别晚了,我没事儿。”


1997年以后夏青因治疗类风湿病住进了铁路总院,谁成想,1998年6月底,夏青突发癫痫,后又昏迷不醒。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使葛兰几乎支撑不住,医生告诉她:“抢救过来将来也会成为植物人。”


葛兰坚定地说:“植物人我也要,只要他有这口气。”


两个多月的昏迷,葛兰终日伴在他的身边,给他放录音,给他唱歌,给他朗诵诗,不断地呼唤他:“好了,咱们回家啊!回家啊。”


渐渐地奇迹出现了,夏青的眼睛能看人了,手能抬起来了,有一段时间居然能拿笔写字了……

    夏青生前在一庆典活动中的留影


然而,由于切开了气管,夏青那充满磁性的、全国最著名的声音在这世间永远消失了。他甚至无法对妻子说出心里的话。


“我到医院去,人家都说他看老伴的眼神都不一样,嘴巴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我问:‘想我了吗?’他就使劲眨眼睛。”


这之后,葛兰不断地把教学的事、工作的事,还有大家的问候,都慢慢地讲给他听,此时惟一的交流就靠夏青眨眨眼睛。天有不测风云,1999年春节过后,葛兰从医院回来太晚了,骑着自行车,半路摔了下来,骨折两处,躺在床上的痛苦莫过于惦念夏青的痛苦,写信道:“我去教学,两个月以后回来。”


夏青听了护工念的信,费力地写下了:“我想你,回来”


葛兰两个月后,能慢慢地走路了,第一件事就是急着到医院去看老伴。夏青见到葛兰痛哭不止……


    夏青葛兰一家三口


在葛兰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一度被判定为“植物人”的夏青生命又延续了6年。


2004年,夏青病逝,火化之前,葛兰抚摸着夏青的头,轻轻唤他:“老耿……”


生活如此艰辛而劳累,葛兰却说:“我跟他一辈子感觉很幸福。”


    葛兰近照


1998年,葛兰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式离休,几乎没有休息,就来到中华女子学院开始了教学工作,这一年她66岁。


“其实当时有好几个学校找我,最后我选了母校,觉得挺有意义的。我觉得这是自己喜欢的工作,用过去积累的经验来教学。我希望学生们现在好好学习,不要追星,我们培养的不是将来要做名人的学生,我们要培养的是能人。”


2004年,悲痛地送走老伴后不久,葛兰又站到了讲台上,如今,84岁高龄的葛兰每天依然在为学校忙碌着,她说,到了冬天,由于气温低的缘故,夜里有时腿抽筋,影响睡眠,可天一亮,又精神抖擞地上班去了。


只要一工作起来,就什么劳累病痛都忘了,一辈子都是这样,即使腿不抽筋,葛兰也会在每天凌晨三点钟准时醒来,因为多年职业生涯中,她都需要在这个点儿起床为播音做准备。


如今虽然已不再播音了,定形了的生物钟却改不过来了,葛兰通常很早就到学校准备一天的工作。“我18岁开始上班,到84岁了还在上班,所以精神才这么好。人啊,就是不能闲着。”


    葛兰向观众分享自己的人生信条


如果按照知名度来说,当年夏青、葛兰家喻户晓的程度,恐怕现在没有一个明星能比得上。可是葛兰从来没觉得这名声是属于自己的。


“不是我多么优秀,也不是我名气有多大,那是因为中央台的喇叭大,没有中央台,谁会知道葛兰?”


“平台决定个人价值”的理论,前不久为一些自我膨胀的所谓名人敲了一记警钟。

而这种清醒的自我认识,葛兰很多年前就已经想明白了。


“我们那个年代,都没有名人、明星的概念,就知道认真工作,千万不能出错,不像现在,动不动就是著名人士……”


    葛兰淡泊名利的人生哲学


淡泊名利是葛兰那一代人的共同特征。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名利的概念,虽然名满天下,他们一生过着极为普通的百姓生活,每天骑车上班,买菜回家,为柴米油盐操心。


而这种淡泊一直保持到了今天,葛兰的原则是绝不做商业走穴的表演,但是为了上课,她宁愿长途奔波,她曾经去顺义上课,坐车一路颠簸,竟导致脊椎压缩性骨折,很长一段时间,她腰上架着板子,还坚持讲课、写东西。


    葛兰看“大师”


葛兰很享受教学的过程,最让她难忘的是一次给盲校的孩子们上课。“看见他们满脸的渴望,互相搭着肩膀走进教室,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很多孩子是天生失明的,从未见过这个世界,她用自己动听的声音给他们朗诵《桂林山水》,希望他们能通过声音感受到美丽的东西,最后,盲协付给她的教学费她一分钱没要。“他们请我来,信任我,我就很满足了。”


这期节目,《中国文艺》还邀请了几位来自中华女子学院的同学们,在现场聆听葛兰老师的教诲。


    中华女子学院学生在葛兰老师的指导下完成诗词《忆秦娥 娄山关》


2017年5月23日,葛兰千里迢迢再次来到夏青的跟前,在哈尔滨平房区的夏青文化纪念馆,她深情缅怀这位亦师亦友,与她相守五十多年,同为新中国第一代播音员的夏青老师。


她深情地抚摸着夏青的塑像,久久不愿离去,她想告慰夏青先生,现在的播音条件今非昔比了,现在学习朗诵的孩子们也越来越多了,以夏青的名字命名的朗诵比赛已成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活动了,她有许多许多的话要对自己的丈夫说……


    葛兰在邯郸学院夏青传媒学院


6月7日,身为夏青传媒学院荣誉校长的葛兰老师,又风尘仆仆的来到坐落于河北省邯郸学院内的夏青传媒学院,来看望这些追求播音主持梦想的青年学子。


她代表夏青老师勉励大家,播音主持事业,需要打下坚实的基础,在任何时期、任何年代,都要学好文学、历史、哲学……


她对稿件的执着追求,对学生的严厉要求,对生活的别无他求,如今,正随着新时代的电波,响彻在今天的中国,影响着播音后生……


    葛兰现在主抓教学


他们是师生,是同事,是中国播音界的传奇,也是一对相濡以沫恩爱一生的伴侣;

他们用声音记录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的诞生,也伴随和影响了共和国几代人的成长;

他们曾经是这个国度里每一座城市、每一条大街小巷里的人们都能脱口而出的名字;

他们是新中国播音与朗诵教学的开拓者与探路人。

一路洒下辛勤汗水,终于迎来桃李芬芳。


曾经,我们习惯在《新闻和报纸摘要》中开始一天的奔忙;

曾经,我们习惯放学后跑步回家,听《星星火炬》开启的梦想;

曾经,我们习惯在熄灯后的大学生宿舍,分享《阅读与欣享》;

曾经,我们习惯在每一个重大时刻,去寻找声音发出的方向;

你们是看不见的朋友,却陪伴在几代人的身旁,

你们是来自北京的声音,听见你们,就放佛听见祖国坚强的心脏……


请铭记,这一对

中国播音界的著名伉俪

夏青与葛兰

    夏青与葛兰合影


最后贴出《中国文艺》20171202期:播音界的伉俪深情——《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夏青、葛兰节目视频完整版,让我们共同重温夏青与葛兰老师的播音人生。




注:本文系播音僧平台原创,未经允许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盗用,部分文字引用于人民网、中国作家网(本文用到的图文、音视频资料仅供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烦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

猜你 

【深度好文】

播音猿,求你别再读错我的姓了

汪涵说过的那些教科书式的救场词

播音僧的朋友圈——未来主播看这里!

唤醒四海八荒这件事情,他竟坚持了67年!

读课文读到高潮,《刘胡兰》教会了我以情带声!

“天生有好嗓子,不需要练声,天生音质不好,练了也白练”

沙龙分享:“新闻”的“wen”这样读就错了(即学即用)

我们回放了300场董卿的主持,就为了帮你摸清她的说话套路!

【往期新闻特训】

水土不服,就服彭坤播的新闻特写!

新闻精讲:播100个长句子都不如看这1篇文章

句子没看懂就敢播,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新闻联播》到底有多快?李瑞英老师亲口告诉你

不会归堆抱团,是毁掉一段播报的最好方式(干货精讲)

学会这三招,再也不用担心气息不够用了(刚强范播,实例分析)

【往期齐越节报道】

重磅!第十九届齐越节全国决赛名单出炉!

齐越时间到!专访齐越节意见领袖——石彦伟

齐越时间到!《诗歌之王》徐涛战队明星选手唐济强晋级本届齐越节终选,听听他怎么说……

齐越时间到!听中传播音研究僧如何演绎《采蒲台的苇》

齐越时间到!走近浙江传媒学院——《可爱的中国》

齐越时间到!且听中传播音僧的《林徽因、徐志摩诗三首》

齐越时间到!他们用《北方》,诠释“生命诚可贵,朗诵价更高”!

重磅!第19届齐越朗诵艺术节暨全国大学生朗诵大会复选名单

【阅读原文】

回看更多播音干货,播音僧,找组织!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