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相见欢】春深尽处,长别几多情

恋恋国风2021-02-21 13:53:23

锦色2016年5期


扶苏号



落花影里,不觉春已暮,而今恰鸣蜩芳华,又道人世几相逢,花绽花落还未央。【子衿号】已带着五月槐花香,伴着小满的夜莺啼绿柳,来到了你的身边。


【倾杯序】那年樱花路过长街,灯影中走过夜里长安。风轻月亮,岁月安稳得恍若一夕梦至白头。梦里看得见山水,嗅得到花香,你提着灯笼踏过青石砖,绕过小桥边,云雾尽散,天地皆安。


【锦绘】原创音乐团队汐音社继《人间词话》之后,又给我们带来全新的专辑《浮生六记》。书痴人痴梦痴情,沈复在《浮生六记》中做着那个痴人,这个痴人最不愿遗忘情深,把那些遗留在记忆最深处的斑驳,每每落于笔下,便是风露满肩。


【惜芳菲】《剪烛西窗,一宵灯花凉》,一支红烛,落尽相思,深藏在记忆里的那些温暖,不是剪烛声声,而是西窗下和你漫聊彻夜的那个知心人。

【眼儿媚】林三许唐赛儿三生盟约,予她一生烂漫回忆。后来,她遍尝世事苍凉,于尘世中惶惶。从前直道英雄冲冠为红颜,而今红颜一怒知为谁,《一念水长,一念断肠》,怪只怪情已深种,世事太苍茫。

【锦诗】全新改版,一阕李煜的《清平乐·别来春半》,一句诗一帧画,落梅若雪乱,拂了一身还满,伊人遥望云雁,触目柔肠断。


【上西楼】元稹的一生负尽相思红泪,与此相反,在《独知其心》中,却是他对挚友白居易的恨相知晚。元白二人一生唱和,醒时对花笑,醉后花下眠,有此知己,即使泉下泥销骨,又如何呢?


【忆多娇】朱祁镇的一生,遍尝各种滋味,他曾是俯瞰天下的至尊,却在最为意气风发的时节沦为外族俘虏。当皇弟无视他的生死,当臣子拜在别人脚下山呼“万岁”时,唯有他的皇后,一心记挂他。《烟花易冷情长悠》,无论人如何编撰他的爱情,他此生最在乎之人还是结发之妻,无论荣华还是寥落。


【香腮雪】《有美一人,清扬婉兮》中的华真真邂逅了一个踏月留香的男子,她如此如此地深爱他,爱到缘尽,却又轻轻放手,从此爱情成了一个传说,只得在别人的故事中寻觅他的踪迹。


【锁清秋】硝烟漫火,心怀天下的杨运洪,初春的风雨挽不住他的一腔热血。但是呀,无论他走到天涯海角,他心里还是顾着她,柔情万千。人间何问多情处,他若殉国,她亦会《白云处处长随君》。


【玉蝴蝶】阿哥在一个风雪覆满头的冬天归来,伴她多年的思念,如春日之芽,一朝蓬勃。只是呀,阿哥又在一个冬夜里离开。她等得门前山花春意浓,却不知是否能等得到阿哥归来相守。只为浮云解聚散,君不知,《只恨春归晚》。


【浮生梦】一个人,若对情看太重,执念太过容易自戕;对情看太轻,薄情又常误终身。《白蟒》一语成谶,说她是世间多情人,而她是世间薄情人。后遭遇爱恨,他的出现对懵懂情爱的她们来说,又将言何痴梦?到底是意难平!


【影流苏】沉默寡言的顾西安在《湘水遗梦》中,遇到纵身风骨的他,轻悄悄地把他藏在心底。当时年少,不知那时情愫,而后再回首,物是人非,她已是战场上的罗刹,也早已回不到当初的青葱年华。《湘水遗梦》,遗落的是当初未竟的美梦,不知还能续否?

【枕上书】从容雁到闻雁,变的是身世和容颜,不变的却是那颗遗失的心,不管他是云客还是闻棠,是幸是劫,她都愿独自承受。《云雁遣浮生》,那年他说“你可愿与我共此生”,后来她的万千心意只涌为嘴边一句“愿的”。


【锦画】临墨所绘的古风小物,寄了相思满端。那琴声穿过山水,烛光绕过江南的漫卷诗书,有人折花为扇,裁云为衣,以胭脂红泪在寂寂的一世里,写满了半世成全。《寂寂浮生里,一物一相思》,想起那年你的凤冠,高贵又圆满。


【专栏】新晋专栏作家梁阿渣的一篇《广陵止息》,让人叹息声声。尘世里风月留嵇康不住,烟火唤他不听,却让嵇康遇到如月下梅枝的女子,心有了归处。只是,她懂他,他却忘记要懂她,从头到尾。

【步花间】唐时崇丰满,美人爱霓裳,对唐朝,我们爱其强盛,慕其风流。本期一篇《唐时霓裳尽灼华》带各位一一领略从初唐至盛唐,女子穿着如何从初唐的纤细保守一步步走向盛唐的风华绽放,不拘世俗。


春深尽头,立夏初至,《锦色》秀美而来,愿与你在滚滚红尘中相遇,或初见,或重逢。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订购:

1.全国各城市报刊亭、书店均有售;

2.邮购咨询电话:0371-56782056;

3.关注哲思微信公众账号(zhesi88)、中国风微信公众帐号(lianliangf)进入微书店购买。

4.微店的快捷打开方式: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