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点金胜手】既见君子,胡云不喜

金庸FM2019-06-26 20:00:52

人生只若如初见


文/式微风月


人生若只如初,连枝比翼红尘路。嫣然笑语,冰肌玉骨,神思倾慕。相忘江湖,倍添凄苦,为伊消瘦。忆袅娜绿萼,晕湿翠袖,香魂舞,绝情谷。

却悔多情辜负,寄风流,把红颜误。芳菲豆蔻,青丝伤透,薄情谁恕?陌上归人,可怜白首,素衫痴侯。怪流年邂逅,鸳鸯枕处,共谁厮守?

调寄《水龙吟 . 题古来痴情儿女》

初见易惹思恋,思恋易添愁怨。最是女孩那一抹惊艳,憔悴男子几度流年;偏又君子那风月无边,消瘦女子几许容颜。

纳兰公子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回风流雪般的初见,缘份的际遇,段誉剑湖宫里初次与神仙姐姐相遇,她是那样的玉骨冰肌,朱颜皓玉,莫名的情悸跳跃在段誉的心底,段誉在这一刹找到的生命的唯一,相思怎能抹去?上天往往把人生当作一场写意,段誉在曼陀山庄相遇神仙姐姐,惊艳得腿脚扑通膜拜跪地,然世事多半是“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这样的单相思结局,神仙姐姐王语嫣心有它意,表哥慕容复是她的唯一,段誉最多也就是个普通朋友而已,听香水榭荷香虽媚,终于众人还是有了逐客之意,段誉还是尴尬独自离去,一生帝王子弟,今番方晓情愁滋味,都由妒忌起,人生若只如初见,神仙姐姐晕笑嫣然,生姿顾盼,而今徒添愁怨,相思剪不断,理还乱。

若只如初见,汉水兰芷馥香漫,清娜幽兰柔婉,芷若第一次相识无忌,丝巾传情,青梅竹马,舟水喂食,那个叫无忌的男孩子走进的芷若的芳心里,她期许与君共枕鸳鸯被,做一对恩爱夫妻,生儿育女,可怜梦碎,贪欲葬己,残影饮泣,孤身垂泪,洞房花烛夜的女主角终究不是自己,其实芷若占尽先机,可悲豆蔻芳龄那一初见,期许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而今一双泪眼,流不尽那一抹初见的铭心思恋。

若只如初见,当郭襄第一个愿望是要杨过摘下面具时,看见杨过风流翩翩,俊逸轩然,岁月不曾改变他的容颜,芳心紊乱,杨过的容貌已注入了郭襄的心田,当杨过与小龙女走下华山,归隐红尘,不问世事纷争时,不经意处郭襄两行清泪簌簌而落,她深知,普天之下只有龙姐姐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大哥哥,她亲眼见证了她们十六年感天动地的诗意恋情,她不想让杨过看见他为她伤心,她宁愿自己漂泊红尘,借游玩名山胜水来打听杨过在江湖上的风声,哪怕一丝一毫,为此哪怕被迫动武少林,皆为初见心上人,而她,早已注定千山暮雪,素衣只影,泣泪伤心,四十红尘,顿入峨嵋空门,雪庵青灯度余生。

若只如初见,绝情谷中公孙绿萼第一次见到除父亲以外的男子杨过,他是那样的行为旷放不羁,言语幽默风趣,无心的几句挑逗让绿萼芳心相寄,爱情是不求回报的为心爱的人付出,在所不惜,她为了救杨过情花之毒以命相抵,哪怕杨过可以说对她毫无诺许,她只愿心上人平安如昔,她不奢望能与杨过在天比翼,在地连理,只为曾经无意的一抹初见,她走得决绝,也走得凄婉,或许这便是情花的毒,相思愈苦,生命越靠近尽头,这相思的苦,比起独上黄泉路,来得更长久,更牵肠挂肚,时间越长,思念的味道也便越醇厚。

若只如初见,程英带着面具救下杨过,从救下那一刻起,一缕芳情早已情不自禁,欲罢不能,言不由心,相思化成娟墨秀字,纤手写下“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写了又扔,扔了又写,那“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诗经》爱情典故不由自主演绎出来,一位绣幌佳人见到心上人半羞半掩的矛盾心理徘徊眉间心上,是她真的不高兴吗?不,是她由于害怕失去而显出忧愁的神态表现,她知道杨过醒来便会离她而去,她终究不是杨过爱的唯一,她与师妹陆无双都因初见而喜欢上杨过,在断肠崖顶,当杨过提议要与她们师姐妹结为拜把兄妹时,程英与陆无双已经知道她们无论如何也走不进杨过的心里,爱,就爱过了,没奈何,没有对与错,分别时与其泪眼诉说,倒不如含情脉脉祝福,她们这样做了,此后程英和陆无双终生未嫁,隐居余杭西湖,后世痴情儿女凭吊处,平添千觞情愁。

若只如初见,周伯通与瑛姑应是梁上双飞燕,两情惬意人间,那年周伯通与师兄王重阳南下大理,打算传授南帝一灯大师全真绝学先天功,期间周伯通无聊闲游大理宫殿,进错后宫际遇当时贵为宠妃的瑛姑,瞎玩胡闹教瑛姑点穴手法,没奈何点穴难免肌肤相亲,假戏真做,恋情由然而生,可恨伯通真薄幸,负了枕边人,多少个曾经,瑛姑相信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曾经伯通与瑛姑许诺做对有情人,相对忘贫。而今可悲恋情伤人,瑛姑为爱白发骤生,对月愁怅浅吟: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若只如初见,程灵素只愿倚肩胡斐,共赏潇湘一池烟雨,她虽不貌美,确不娇气,甘愿为胡斐身碎,她心思缜密,聪明伶俐,帮胡斐周详考虑,本可以吃七星海棠挽救自己,但她确把生的希望留给了胡斐,死在心爱人胸前,混然无惧。风月拂地,你轻妆照水,紫衣的香闺名字是那样的充满诗情画意,初见的难以忘记,与胡斐的相知相许,空叫后人妒忌,初见时的袁紫衣,也便是“圆缁衣”,终是一场悲剧,谁曾想紫衣竟是佛门女子,红尘相思,又岂释家般若所能静止,情之为物,好没来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是怎样的初见,香香公主馥比天仙,恰若一朵绽放的天山雪莲,不着脂粉胭脂,胜似新蟾脱壳,长发披肩,星眸微含,又若檀花一现,开时璀璨,谢时阑珊,情深不受,强极则辱,或许残缺才能陪衬完美,香香公主为救陈家落以死传迅,徒留悲阙人间,初见总使人怀恋,霍青桐也是初次见面就爱上了陈家洛,她也想与心爱的人花下缠绵,或是漫步月下田间,到头发现,那也只是个空念,终于还是没与陈家洛牵手花前,薄情怨,痴心恋,芳泪桃花面,湿落闺轩。

若只如初见,你是否把我依恋,为我描妆眉间,为我写下翰墨诗篇,或许,人生并不只如初见,初见就如一场梦幻,太多的人物都输给了时间,等闲变却故人心,不是故人心易变。许君几度流年,人生若只如初见,能否十指相牵,看佳人约略颦轻笑浅,与檀郎共渡流年,偕手曲歌向晚,庐轩归还。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