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粉墨是梦 莫负月华明 ,且怜花影重

苏州艺术志2019-06-21 20:00:54


莺莺:朱璎媛 红娘:吕佳



你是那倾国倾城的貌
我是那多愁多病的身


《红楼梦》中,有一折“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说的就是宝黛二人因为共读西厢心灵神契彼此的感情得到了升华。


那一日,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会真记》,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


而赶巧黛玉正欲葬花,看宝玉看书起劲,见黛玉来便给她看,又说着:“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林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滢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


虽然看起来吵吵闹闹,但实则是二人的心领神会,共同的精神追求最易将两人的心牵引到一起。这书是禁书,但回潇湘馆的路上,黛玉又听得戏班子正在唱着《牡丹亭》,又想起方才《西厢记》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之句,便一阵怅惘。




从“北西厢”到“南西厢”


诗赋若然心,词写相思意,曲唱不了情。最好的爱情便是如此,无需多言、会心一笑;是驿寄梅花、鱼传尺素;是相思成疾、消受黄昏。


《西厢记》自明至清,可以说一直被封建统治者视为“淫诲之书”,清乾隆十八年,最高统治者就直接谕文内阁“严行禁止”。然而今日,还是好端端唱着。且受到文人推崇。




《西厢记》在戏剧中地位极高。贾仲明在《录鬼簿》称:“新杂剧,旧传奇,《西厢》天下夺魁”,明人都穆在《南濠诗话》赞:“北词以《西厢记》为首”,李渔又说:“吾于古曲之中,取其全本不懈、多瑜鲜瑕者,惟《西厢》能之。《西厢记》组织情节也好,摹写人物也罢,都妙在自然二字。”王伯良说:“摩欢则令人神荡,写怨则令人断肠,不在快人,而在动人。此所谓‘风神’,所谓‘标韵’,所谓‘动吾天机’。不知所以然而为然,方是神品,方是绝技。”


由于《南西厢记》较适合舞台演出,且它适应了明代声腔演变,北曲衰微南曲兴盛的演唱需要,故风靡一时。明代初叶以后,尤其是魏良辅改革的新昆山腔兴起以后,《王西厢》更多地是作为案头文本供人阅读玩赏,盛演于场上的则更多是《李西厢》。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若你觉得对爱有点无能,近来索然无味,看一场《西厢记》则可言笑顿开。它的韵律、节奏、浪漫能唤起青春活力、少女的情。




春光易虚度,不如早早相逢。《西厢记》在这时很适时地出现了,台上的恋爱岂不是最理想中的古典式恋爱?不禁沉湎其间,作为观者,也掉入了不可捉摸的爱情中。古代的闺中女子有大把的时间闲情逸致,白天刺绣、春困,读书,晚上烧夜香,酬月,弹琴,对弈……



张生:周雪峰


除了这些也无事可做。故,一整个晚上都是月下对弈。虽然是对弈或看月,实则是消遣百转千回的相思。对忙于生活琐碎的自己来说,这场景太奢侈,即便真的有时间了也无法做到练整晚的琴或看整晚的书,或闲暇地恋爱一场。





这就是戏曲带来的美学享受,抚慰千疮百孔的心灵。所以,说来说去,喜欢《西厢记》是因为欣赏剧中人的起居方式、状态。而在古代上流社会,几乎都是如此。当然,这样融入诗词歌赋的谈情说爱也少不了环境的衬托。






最好的爱情离不开风花雪月。想着溶溶夜月,悄悄闲庭,寺中幽寂,对一缕绿杨烟,卧一枕海棠风,草木散发清香,长夜漫漫,心中不起情思才怪。正如著作中的唱词:“一个潘郞鬓有丝,杜韦娘非旧時。一个带围宽清減了小腰肢,一个睡昏昏不待观经史。一个意悬悬懒去拈针指,一个笔下写幽情。一个弦上传心事,两下里都一样害相思。”





苏昆的《西厢记》中红娘在台上太重要了,不同于闺门旦的贞静,她穿着夹袄、裤子,动如脱兔,又或是像翩飞的蝴蝶,带动所有活力。全场无分老少都时常捧腹大笑,那种笑,是忘却尘世。


《跳墙·着棋》是很有趣的段子,为了见到意中人,书生不得不放下身段,跳墙。而红娘和莺莺下棋,他又在一旁偷乐。而莺莺作为大小姐又有许多复杂心绪,一方面春意满怀,另一方面却不愿红娘知晓。三人正当青春烂漫,不管是浓情蜜意也好,莺莺的故作威严也罢,都是惹人欢喜的。




小姐小姐多丰采,君瑞君瑞济川才



红娘:杨寒


“相思病转添,慢把瑶琴弄。”自古,描摹两下相思的词作极多。莺莺在红娘面前也不再表里不一,于是巫山云雨有了《佳期》,“今宵欢庆。我莺莺何曾惯经。你须索要款款轻轻。灯儿下共交鸳颈。”



《佳期》乃红娘在外意淫房内帐帷中事,这才让人觉得她不仅是个热心的小姐姐,同时也跟小姐一样怀春,其实她比莺莺要早熟许多。唱词有点露骨,但是《十二红》超级好听,不叫人生厌。十二分钟左右的唱段又是做工颇重,十分享受。


舞台上主要是听唱腔、看红娘咬帕的动作,那身段、羞喜交加又无奈的神情都太恰到好处了。哈,那情形活脱脱一幅秘戏图。其实,明清,丫头窗外窥探的元素经常出现在春宫画内。




见有人评道:“惜《南西厢》之诟病在《佳期》,虽十二红唱做俱佳,亦于情理不合。”也许我艳词看多了,倒是觉得无所谓(偷笑)。




夫人,你得罢休且罢休



“一个是仕女班头,一个是文章魁首。今经月久,今经月久。相廝守,两意相投。一心如旧,休。近日转风流,別样精神,把春光泄露。”




《拷红》是红娘和老夫人的戏。当东窗事发,红娘又起到了关键作用。她虽然也害怕,但觉得咬咬牙应对也就过去了。从中可以看出红娘的可爱、坚毅、有勇有谋。


这出戏虽然是老夫人拿着棍棒拷打红娘,但实则是红娘用语言对老夫人的心进行拷问。


老夫人最终决定成全他们,红娘去喊张生,说老夫人已经知道了,他一听见便扭头就走;莺莺也是如此,羞答答地回头。好在红娘拉住他们。可见,若没有红娘,这段姻缘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的爱情是花园式的。“嫩绿池塘藏睡鸭,自然幽雅。新柳拖黄,暗隐栖鸦。金莲蹴损牡丹芽,玉簪儿抓住荼蘼架。苔徑泥滑,露珠溼透凌波袜。”都是极美的景象。结局也是美妙的——张生赶考夺取功名大团圆。


难怪贾母要说:“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七夕啦,还是愿有情人再少离别,终成眷属。

















苏州艺术志

苏州最具号召力艺术类微信订阅号

投稿邮箱:464514324@qq.com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