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敦煌定若远

国学之境2019-06-02 03:00:09



敦煌定若远,一信动经年

千年前的一粒沙,开启了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旅途,从敦煌到大唐,百年前的一条路,是无数商贾曾默默梦过的路程。从丝绸之路上传来的悠悠驼铃,响彻天际。飞天的美,在后来震撼了无数的掠夺者。却是被我们遗忘于黄沙之中的不圆满。



今天,我想给你们推荐一本专辑,三年前,人间词话让我惊艳之后,三年之后,敦煌又一次让我热泪盈眶。我曾在他们笔下窥见王国维先生的文人风骨,见过李白斗酒挥毫的豪迈,如今,他又让我对千里之外的大漠心生向往。敦煌定若远,一别动经年。


(以下摘自汐音社《敦煌定若远》专辑,专辑目前众筹之中,各位可以通过关注“汐音社”公众号进行购买。)


(凤三) 

    最初,你是两千多年前的一粒沙,藏在旅人的发中,十三载随他西去又东归,凿空西域博广瞻望;

 

Amuro

    后来,你是长安城里的一坛酒,少年于满城灯火里饮下。七年后,你被洒在茂陵的一座碑前,碑上铮然书着“冠军侯霍公去病”几个大字。 

匈奴人被驱赶,河西走廊正式纳入西汉版图,你看见史官写下“据两关,列四郡”;

 

(音匣老鬼)

    当你在颠簸中醒来时,你是胡商货箱里的一匹丝绸,驼铃声声不绝如缕,你惊觉这条东起长安西至罗马的大路竟已如此繁华;

 

(东皇薄荷)

    转眼间,你成了一片雪,落在战乱纷飞的魏晋南北朝。

西北边陲的敦煌,断崖之上正传来叮当凿窟之声,你轻轻落在匠人的头顶,此刻,他并不知这是一次千年的营造;

 

(景向谁依)

    微弱的烛光下,你是被凝聚在笔端的一砚彩墨,又被人以极具灵气的挥洒,铺陈在了灰褐黯淡的墙壁上,从此窟中色彩缤纷满目琳琅 ,佛陀褒衣博带秀骨清像,壁上琵琶斜抱天衣飞扬;

                             .

                             .

                             .

 

(姜广涛)

    1900年,时逢初夏,你听说窟里竟发现了一座藏经洞,洞里是五万余件存放千年之久的珍贵文物。

但,两日后,一声炮响,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中华大地陷入水火,顷刻之间民族危亡;

 

(轻薄的假相)

   八年后,你瞧见看守莫高窟的王道士目送法国人离开,他们带走了六千多件文物。你想要细看王道士脸上的表情,可他垂着头,脸庞埋没在阴影里。

    他在想些什么呢?也许是那一封封寄往北京请求保护却石沉大海的书信?也许是一次次在各方官员府邸外吃的闭门羹?

    随后日本人、俄国人、美国人,他们都来了,他们满载而归,此时,你心里疑惑,敦煌的莫高窟,还剩下什么?

    你走进窟内,举世震惊的藏经洞内经卷文物所剩无几,被粘走整块壁画后光秃裸露的墙壁,你凝视着神色悲悯的佛陀,凝视着这千年的营造,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光阴回眸间,历史失去了自己的记忆。

 

(天海无贝)

    你在漫长的夜色中行进,无凭无依不知何来何往。

    很久后,你感到有人来了,他们或携着南国的一程烟雨,或带着北国的一肩初雪,长驱不竭万里奔赴来到了这里,在灯下、在坍塌的洞窟中、在破败的壁画前、在简陋的研究所里,修复与保护的工作开始了就未曾停下,十年,五十年,择一事终一生,红颜皓首沧海桑田他们再也没回头。

    他们中有人尘沙满面,有人白发苍苍,更有人已化作一抔土长眠在莫高窟正对面的山丘上,即使黄泉碧落他们也仍要守着这片荒原,守卫着莫高窟,守望着敦煌。

    他们中多是文学艺术研究者,而在敦煌却成了战士,成了西北土地上一块又一块顶天立地的丰碑,风吹不倒,砂石不催。

 

(全体)

    时光奔流,汉朝的和亲公主与开拓者们已走远,魏晋时的画匠已不可追溯,唐朝西行取经的僧人已坐化,莫高窟156窟南壁的张议潮夫人也已容颜暗淡,而你,却从未停下探索的脚步,而我,也仍在求索的路上,我们从不是冷漠的历史旁观者,我们身处其中,一睹其相。 


历书江山

你好陌生人,你来自何方,去往何处。

我是国学之境的发起者,愿与你一起,见证华夏五千年文明的荣光。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