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100万张票撬动20亿票房?《坏爸爸》出品方说被坑,“所罗门”变罗生门

娱乐资本论2021-02-18 14:26:41

作者/刘卉  编辑/曹乐溪


《路边野餐》的文学策划,二次元音乐社团汐音社,被称为“传销组织”的所罗门矩阵,以及自称“极具禀赋、才华卓绝的复合型专家”的出品方董事长。以上这些元素,混搭进今日上映的“传统文化孝道大片电影”《坏爸爸》中,这就是如今的魔幻主义中国电影市场。

 

不管怎么样,这部名不见经传的电影《坏爸爸》火了,连续多日保持预售成绩第一,而且上座率高达30%至40%,甚至超越了部分春节档电影。

 

但今日,多家媒体相继发布报道文章,怀疑影片“传销式买票房,诈骗式打call”,并与疑似传销组织的所罗门矩阵合作进行宣传,以刷票房的形式预售电影票100万张。小娱从在线购票APP上查询影片票务信息时,也发现大量疑似票房注水现象。

 



所罗门矩阵和《坏爸爸》究竟是怎样合作的,这又是否是一场传销骗局?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尝试联系了影片方面的相关人员,结果陷入一场罗生门:导演说自己只专注内容创作,“他们是传销组织吗?那为什么没有被国家取消啊?”宣发方声称不知道所罗门是什么单位,要问出品方;出品方却表示被无辜牵连,“我们这片子没啥毛病”,被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连累。截至发稿,所罗门矩阵官网的电话仍无人接听。

 

孰是孰非?


以炒股票的方式炒电影

预测票房20亿?

 

从百度百科上信息可知,《坏爸爸》是由青年导演兰城序执导、《路边野餐》文学策划陈骥编剧,邵兵、孔琳、孙绍龙等主演的“家庭冷暴力”影片,出品公司为深圳市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根据过往媒体报道我们得知,电影第一版剧本由东方明星谷的董事长钟情亲自撰写,当时片名为《爸爸再爱我一次》。据说,钟情是著名学者,出版传媒作家,“极具禀赋、才华卓绝的复合型专家”(其博客自称),“在战略规划、华文媒体、文学创作、哲学、音乐、书法等领域皆有建树”。在一篇介绍电影创作的文章写道,钟情为剧本“洒下斑斑热泪”,情节高潮动情处,嚎啕大哭。

 

 

从影片出品方到导演再到主演,除邵兵这个名字是我们熟悉的之外,影片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而且与影片相关联的一系列宣发动作中似乎也透着些神秘色彩。不知道是为了突破次元壁还是怎样,这部剧情传统的电影,竟然找来汐音社与二次元歌手演唱片尾曲。

 


最引人注意的一点是影片与所罗门矩阵有着密切合作。在所罗门矩阵网站上面,也有发布新闻表示此次与影片出品方深圳市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通过院线电影《坏爸爸》深度合作。

 

 

此外,可见所罗门矩阵针对影片进行了系列宣传工作。

 

接连发布“电影《坏爸爸》项目的重大意义”、“《关于<坏爸爸>电影票限售30万张及分配机制通知》”、“《坏爸爸》电影项目后70万张票带来的意义”等多篇指导宣发工作的稿件。

 

如在《<坏爸爸>影票预售活动在超买平台火爆进行中》的文章中,有如下内容表示:

 


文中指出第一轮电影票预售卖出了30万张,在三天内售罄,此轮参与预售工作的人也将获得相应奖励,购买一张50元电影票获得50的兑换券或种子资产,并获礼包。同时享受全球影片收入纯利的10%。

 

在另一篇名为《关于启动第二次<坏爸爸>电影投资项目首映期票务预售活动的通知》一文中,则写明了电影票第二轮70万张电影票的销售办法及奖励措施。所以前前后后,所罗门发动旗下受众为电影贡献了100万张电影票,而他们对于《坏爸爸》票房的预估是20亿,也就是《前任3》的体量

 


文中指出本次售票活动超买平台特供仓开辟预售专供窗口,每个ID限购100张,既要完成电影票房的预售目标也要增加所罗门矩阵超买平台的用户注册数量。而本次的购票活动将在未来得到影片全球票房收入的分红奖励,同时还有超买平台的种子资产和信用资产奖励

 

除了发布号召大家购买影片预售票房的信息,所罗门矩阵也发布了一系列影评文章,具体小娱就不一一为大家呈现了,从标题感受画风。


 

所罗门矩阵不仅线上推广,也有规模地在多地组织电影宣传的线下活动,堪称最卖力电影宣发方。如“北京工作二组开展电影《坏爸爸》线下推广活动”“四川一组在繁华市中心流动宣传《坏爸爸》电影”“上海二组在湖州 、龙泉宣传电影《坏爸爸》活动纪实”等,每到一地必拉横幅,做宣传,写思想汇报。 



纵观所罗门矩阵为《坏爸爸》所做的一系列宣发工作,从售票、发稿、落地推广等各个环节都包含了,关于所罗门矩阵,去年六月虎嗅曾发表过名为《「所罗门矩阵」调查: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骗局》的文章,文中指出其设立的种种名目背后实为一场传销骗局。


 

拍了一个多月的院线电影

“我们片子没啥毛病”?

 

那么所罗门矩阵和《坏爸爸》究竟是怎样合作的,这又是否是一场传销骗局?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尝试联系了影片方面的相关人员。

 

对于所罗门矩阵,影片导演兰城序表示:“发行这一块具体要问发行公司了啊,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啊,我只专注内容创作啊。所罗门有见文字出现过,他们是传销组织吗?那为什么没有被国家取消啊?”

 

同时,导演也讲述了一些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我是16年年底快过年的时候接触到这个项目的,当时时间很紧迫,任务也很繁重,因为题材是一个全世界比较主流的类型,中国之前也拍摄过很多情亲题材,对于我而言是实际意义上的一部院线电影,所以不能重复过往类似电影的老路子,必须有所不同,就开始了剧本的重新整理编写,加入了喜剧和商业元素,把片子的戏剧性也加强,抛掉所有说教内容,开始了一天当两天的工作方式。”

 

片子的前后筹备了2个多月时间,拍摄周期一个月左右,在有限的时间、空间预算内尽最大努力去完成片子了。片子粗剪版本有140分钟左右,到最后剪成92分钟,中间删掉了很多情感铺垫的路线和内容 ,最终成本(应为“成片”)节奏很快,信息量也很大的,但可能就没有长版的那么饱满。”

 

同时,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也联系到了影片制片人朱村子。对于影片目前出现的情况,对方表示:“我也简明扼要的说一下,原本这些东西我是不清楚的,只是负面新闻爆出来我们才发现有这些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所以我们也在调查。圈内的人自然而然有人说这事问到我们脸上我们也非常生气,但是束手无策。你说我们一个小片子,排片又低,突然在业内出名了我很尴尬。”

 

当小娱问及影片的宣发负责方,朱小姐只是说是“华映”,但公司全名不愿意透露更多,不过她说:“我们的宣传和发行都是跟正规的业内团队合作的,只是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这一点我对于合作方也是觉得很抱歉牵连无辜。”关于影片与所罗门矩阵的合作,朱小姐表示正在调查当中,采访最后她说了一句:我们片子没啥毛病,具体的那些资本运作我们制作这边是不参与这块的,我们花时间做出来的这部电影被坑了。”

 

另一方面,小娱也尝试联系了《传销式买票房,诈骗式打Call,这部电影牛逼了!》一文中指出的影片宣发合作公司山东麦点影业,麦点影业焦总是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只是负责影片的宣传工作,对于所罗门矩阵他表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所罗门是什么单位?”同时也说到自己和这家单位并没有任何联系。当小娱想向他询问发行方信息信息时,他便不再回答,只说可以去问“北京东方明星谷影业”。

 

在天眼查上面可以看到,《坏爸爸》出品方深圳市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朱村子,而北京东方明星谷影业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信息中,朱村子是公司股东之一,所以这场询问至此形成了闭环。


 

另一方面,小娱也联系了电影主演邵兵的经纪人,对方回复“我们只是参与拍摄,其它的情况完全不了解。”

 

在电影方面之外,小娱也拨打了所罗门矩阵网站上面的电话,手机和其中一个座机拨打不通,另外一个座机始终无人接听。

 

所以,《坏爸爸》究竟有没有票房注水的情况、与所罗门矩阵的合作是怎样的形式、电影的超高上座率又该作何解释,终究还是没有任何一方能够回答小娱,制片人说他们被坑了,被谁坑了?又是怎么被坑了?却不愿意再多说。

 

或许,不仅影片的高票房、高上座率是个谜,整个项目之中还有更多不愿向外人讲述的谜团。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