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博观约取】绿酒宴春日,细雨湿流光

齐契古风社2020-09-28 11:20:44

     

 

       这首《细雨湿流光》出自汐音社专辑《人间词话》,原词出自冯延巳的《南乡子.细雨湿流光》,王国维先生曾评价“细雨湿流光”五字,皆能摄春草之魂者也。”


       说起五代时期的词人,大多数人大概会想起浓丽华美的花间派,或是“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的李后主。其实在两者之间,尚有李中主和冯正中,今天,小七就聊一聊五代词人冯延巳。




冯延巳 (903年—960年),又作冯延己、冯延嗣,字正中,五代江都府(今江苏省扬州)人。五代十国时南唐著名词人、大臣,仕于南唐烈主、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官终太子太傅,卒谥忠肃。 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王国维曾评价:“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与中后二主词皆在《花间》范围之外,宜 《花间集》中不登其只字也。”


     今天,小七给大家带来三首冯词,第一首便是《南乡子》原词。

南乡子 细雨湿流光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薄悻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这首《南乡子》虽是一首闺怨词,但是摆脱了花间词派对妇女容貌的描绘,转向人物内心情感的刻画,已有了宋词飘逸灵动,离合自然的风范,在词史上有一定的影响。其中最负盛名的,便是“细雨湿流光”五字,光阴因逝去如流水而被称作“流光”,春日细雨菲菲,将光阴都湿润了,以具象表抽象,确切地表达了人在绵绵细雨中微妙的通感,单以此五字便敌过全篇。而汐音社的《细雨湿流光》单单引用前五字却将闺怨作少年闲愁,嗔痴洒脱,让人醉倒在一片春色中,虽与原作不和,亦得原作之魂,别有一番趣味。

谒金门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这首词清丽委婉,确是佳作,不过其表述内容与一般花间词无异,只是词外尚有一则趣事。南唐中主李璟曾借此词打趣冯延巳,曰:“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冯延巳答道:“不如陛下的‘小楼吹彻玉笙’。”有后人认为,此句“闻鹊报喜,须知喜中还有疑在,无非望幸希宠之心,而语自清隽。”冯公为人为官多有为人诟病处,其真正所想表达的我们也早已无法考知,只是这般隽永词笔实在不该为外物所埋没。

 长命女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最后要送给大家的是这篇《长命女》,正值春日,大家是不是也外出踏青小宴了呢?小七也愿大家月长圆,人常健。

 

微信编辑:黄毓涵

图片及部分文字来源:网络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