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愿我们走出半生,归来时还是那个“我”

1900的唠叨2019-07-07 04:51:32

欢迎来到1900的世界,希望能和更多的人一起真诚表达,直面生活,勇敢面对,永远能做真实的自我(上方蓝字进入即可关注)

去年写给哥哥的旧文,想说的都在里面了,再发一次既是为了不忘记,也是为了提醒自己:经过这么多,是否还是那个“我”,也再次谢谢因为他的存在,让我始终相信在这个荆棘丛生,弱肉强食,以粗鄙和卡位为荣的时代,一个人是可以靠着认真对待自己的事业,和风细雨的做好每一件事,温暖如春风一样的对待每一个人,而成为那个不从大流,独特的大写的“我”。


今天满屏的纪念哥哥张国荣,标题为《我们为什么要纪念张国荣》的热文以哥哥的敬业和认真来贬斥当今娱乐圈的浮躁轻松阅读量就是10万+,当然也有很多人说这帮人凑热闹为了纪念而纪念,更有人痛骂世风日下一个演戏的你们也纪念;

就算这样我依旧相信每一个在今天发音乐,发朋友圈,发文字纪念哥哥的人都是真心的喜欢他,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因为我觉得喜欢一本书,一部电影,一首歌,一个人明星都是很私人的事情。生活本都不易,喜欢就喜欢,纪念就纪念,其实都是说给自己听,不要给自己加那么多戏。

张国荣对我来说首先其实是一个好演员,然后才是好歌手歌手,最后才是德艺双馨的明星;因为年少时不是特别爱粤语歌,所以错过了张国荣作为一个歌坛天皇巨星的黄金年代,然后才在《英雄本色》《阿飞正传》《霸王别姬》《东邪西毒》《倩女幽魂》等里面相逢。今晚我可能会重看一遍《霸王别姬》,也可能是《阿飞正传》。但是其实我看的最多的一部戏却是那部《满汉全席》,那是风华正茂的他和年轻的袁咏仪一起在嬉笑怒骂中云淡风轻的笑面人生;多么希望他永远走出半生之后,归来仍是那个赵港生,在深夜的《今夜不设防》节目里和蔡澜这样的老流氓一起开心的说着黄色笑话;



在他离开的这些年里,每一个和他相关的人所有关于哥哥的回忆都充满了真挚和不做作的温暖。

1998年张国荣出人意料的主演叶大鹰导演的《红色恋人》,有一个叫金娜的记者第一次出现场,她鼓足勇气问:你会为爱而死吗?全场哄笑。她的脸刷地红了。然而哥哥却认真的回答说:你问得好,电影是电影,人生是人生。群访结束,哥哥特地走到她身边说:不要在乎他们的笑声,你问了今天最好的那个问题“。现在回头看多么希望他如这个回答一般言行合一;



黄磊在微博里回忆他和哥哥一起拍《夜半歌声》,那个时候他还籍籍无名:

年前的初春,大概就是三月中下,我和他一起拍摄电影夜半歌声,刚开机的几天,天还很冷,我们俩走出北影特大棚,到棚门口抽烟,因为冷,于是我和他坐到门口的传达室,房间很小也很暖,屋内昏黄的灯光下,他就坐在我对面,一步之遥。他问我听过电影主题歌了吗?我说还没有。停了片刻,他说很好听,我唱给你。然后他轻声唱起,‘只有在夜深,我和你才能,敞开灵魂,去释放天真。”就这样,在那小屋里,他为我唱了那首歌。那一年,我二十四岁,他三十九。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刻,我会一直怀念他。



最后分享一个我最爱的没有那么狗血和戏剧,平平淡淡的故事,那是苏永康在康熙来了里面回忆当年他为了看到梅艳芳和张国荣花20元去参加歌唱比赛,最后进入30强的时候,张国荣就靠在钢琴边静静的听他唱《careless whisper》,听完后望着苏永康轻轻的挥挥手:“可以了啦”,苏永康最后是第二名。那是1985年,是张国荣最红的时候,那一年和苏永康30强一起出道的有:杜德伟,草蜢,周慧敏,李克勤。



视频链接见最下面的原文链接

从4:10秒开始

人到中年,才会发现一路走过来,无论富贵还是平凡,成功还是失败,还能做到内心如初,真挚对人是多么的难。所以我今天纪念哥哥,不是因为他是明星,也不是因为他拍了那么好的电影和唱了那么好的歌,更不是因为以此表达自己的存在,而是因为谢谢因为他的存在,让我始终相信在这个荆棘丛生,弱肉强食,以粗鄙和卡位为荣的时代,一个人是可以靠着认真对待自己的事业,和风细雨的做好每一件事,温暖如春风一样的对待每一个人,而成为那个不从大流,独特的大写的“我”。

今天我没有听他的歌,我听的是这首谭校长的《夜未央》

雨中路遥遥梦里风萧萧

仿佛中你在微笑

漫漫长夜里梦醒的太早

想起我轻狂的年少

(去年写此文的时候循环着听着谭校长的《夜未央》,年底网易云音乐的个人榜单统计为当年我听过最多的单曲,让某位损友大呼要作为一辈子的基友,特此解释一下,你想多了哈。)

前几天朋友圈满屏都是某篇作文《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我没看,但是我想每个人半生后都不可能还是少年,仍是那个独特的“我”就可以了。

一起在路上的伙伴们,我们都已经走过半生,不是再那个少年,但愿我们还是真挚如初,不为浮云遮望眼,心里还有梦。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