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我永远喜欢王语嫣

轻墨的病历本2019-07-06 00:04:39



      又是一年春节混了过去,把去年今年做个比较,却发现是没怎么变过,不免让人想到人生也不过是  Re:年  而已。

    但毕竟逝者如斯,今年来筑巢的燕子已经是去年那一对的子女了。在逛银泰的时候,广播放了一首音乐,中国古典乐器的鼓、锣、筝奏出欢快的旋律。我呆呆地站住了。身旁呼啦跑过去几个小孩子。

    这首音乐叫做《节日里的洛阳城》,是我早年玩的一个RPG网游《天龙八部 OL》里面的一首背景音乐。


①所属游戏:天龙八部OL
②艺术家:徐鲤(喜糖音乐工作室)
③音乐赏析:跳跃的鼓声与琵琶笛子合一,鼓锉齐声响,一阵阵欢笑之中尽显中华民间风俗。在天龙里,洛阳城是中原最发达繁荣之地,而节日时的洛阳城更是一片片欢声笑语。

  

    

    游戏里有三大主城,洛阳、大理和苏州,每到年前,游戏都会小更新一次,洛阳城的地图自此飘起了雪花,积雪遮盖了明黄色的屋顶,道路边上堆起了雪人。城里的音乐从原先的那首《洛阳城》变为这首《节日里的洛阳城》。

    那已经是我小学和初中的记忆了。

    

    小学玩天龙八部的游戏,初中真正看完了这本书,高中看了《此间的少年》,今年寒假在家一集集看97年TVB的《天龙八部》电视剧。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我永远喜欢王语嫣!


(向来痴 从此醉 水榭听香 指点群豪戏 )


    

    这篇作为草稿已经一个月了,可见开头就是春节之类的话。之后顺势而为想讲点今年又比去年成长了许多的话,表现在自己悟出的几个关于“人杰”、现代为什么难出作家和乌托邦的几个想法。

    但始终写不好,那句“我永远喜欢王语嫣”如鲠在喉。卡在文章的中间,撕裂了原本和谐平庸的写作逻辑。

    删掉不是一了百了?删掉确实一了百了。

    问题在于我不是很想删。

    我总觉得删掉这一部分,整篇推送会变成类似于报告文书的东西,成为了例行公事,仿佛公众号苟延残喘的一口气,毫无灵性。

    

    可以说是悟了,也可以说是窥见了自己的潜意识。原来我其实真正想表达的就只有那么一句。和以往几篇推送一样,真正想说的东西被放在小角落里。大头让给了其他东西。

    确实是我不敢写多写重了,因为在这句“我永远喜欢王语嫣”里,粗糙地隐藏着一个“你”的意象,仿佛猎人在捕兽夹上撒上的几株杂草,这层伪装是潦草的,甚至于没有遮盖到露出的金属尖刺。

    套用知乎 @黄不会 对于冯唐诗的直击肾脏的点评。


    冯唐诗几乎都有一个“你”,诗的内容都是在或含蓄或奔放或婉约或下流地表达“我爱你”。

    然后套用敬爱的杨绛先生说的话:现在的文艺青年,最大的问题是书读的太少,而想得太多。


    不可否认我其实蛮喜欢冯唐的一些诗的,也把他的几篇小说翻来覆去看了四五遍。更不可否认的是我读的书比起冯唐读过的又足足少了十几个书架。

    藏拙是必要的,被人笑看狗窦大开实不是一桩美妙的事情。但碰到一句真正想说的话和一个偶尔会发疯的人,这篇文章也就出来了。

    



    坏消息,我本来以为《天龙八部》最新也最权威的一版是三联版,也就是修订版。自然这也是我唯一读过的一版。最近正值金庸大侠寿辰,再上网去查《天龙》一书,竟发现还有一版叫世纪新修版简称新修版。

    金老有评“自家的孩子在外面被别人打。”他人打得自己当然打得。我也只好由着他打。

    


    陈世骧先生于1966年寄给金庸一封书信,对《天龙八部》的评论里面有一句话“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很是精到地点出《天龙》一书的主旨。借天龙八部众影射世间众人,又以佛法释惑劝人。

    这点在新修版中尤为突出。甚至不惜崩坏掉几个角色。比如段誉和王语嫣。


    经修改后段誉行事也少了痴气,多了份色心。已不复我心中《天龙》第一可爱之人。

    其余种种修改已有大神整理贴在网上,也就不再多说。


    《天龙》是一本佛性很强的书,也是金书里浪漫主义趋于巅峰的一部。

    我从来就不是为堪悟佛法而去阅读的,为的只是再看一次萧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第一豪情;段誉“啊哟,王姑娘,你没事吧”的第一痴相;虚竹“大哥,三弟,你们喝酒,怎么不来叫我?”的第一傻气。

    更有“向来痴,从此醉。枯井底,污泥处。”、“塞上牛羊空许约”、“梦里真,真语真幻。”三场大爱。


    闲谈好像又盖过了原本的主题,从小养成的离题的习惯真是改不了。悬崖勒一下马,讲些想讲的。

    

    我说过原本的篇幅只是为了隐藏“我永远喜欢王语嫣”    这一句话。而这一句话却是为了隐藏那个“你”的意象。

    喜欢王语嫣的人到底有多少呢?我想不会太多。其中大有人感其性格不好,木得发闷。偏偏段誉个傻小子甘之如饴(天龙和此间里都是)。

    正如不管听什么歌都是在听自己一样,我看段誉和王语嫣也仿佛看“我”和“你”。

    “我”和“你”的故事到底有什么精彩的,我自己都不甚了解。我所知道的事实有,即使在那一百多天里,我仍然晚上睡不着,翻来覆去地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全然不似书中所写的“带着无尽的幸福与欢喜入眠”;不知道是不想化妆还是不会化妆,总之每次见都是素面朝天;和不化妆一起要说的是不用香水,在走完半圈西湖回来的路上,凑近你身边我闻到淡淡的汗水的味道,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比我自己的要好闻且亲切很多;不会主动大概是最为相似的一个点了,现在其他人都觉得我是个话很多的人,其实才不是,我基本懒得主动找话和找事情,这是被逼出来的,一个人没话找话总比两个人相对无言好吧。


    感觉写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


    或许真的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又或许是我其实喜欢的不是你而是我心里你的意象。这些我又不是不知道,而且都没什么关系,我自觉自己在守护一样美的东西,即使它终将会逝去,或许随着记忆的消磨,或许随着新故事的开始。我在守护这一样美的东西,我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了。至少现在我还是觉得人生第二可怜是以后有人问起屏保是不是你女儿呀,好漂亮啊。第一可怜这些记忆慢慢慢慢地消失,而我枉然不知。



我将藏你于最深的记忆

倒带时

再从开始被你误一生

————轻墨



长按二维码,识别一个有趣的公众号和一个有趣的灵魂。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