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向来痴,从此醉“——段誉的心魔情结

铜豌豆2019-12-02 12:39:30

 ★这是铜豌豆第54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他公众号转载




《天龙八部》三联版中,段誉和王语嫣的感情在王语嫣落井后有了质上的跨越,王语嫣在看透她表哥之后许下了“愿意生生世世追随段郎”的承诺,并在书中结尾与段誉奔赴大理,相守一世。而在新修版的《天龙八部》中,王语嫣跟随段誉到大理后,仍然对其表哥念念不忘,最终选择回到她表哥的身边,和阿碧共同照顾他。曾几何时,无法理解金庸先生对于结局如此颠覆性的修改,认为拆散了段誉和王语嫣是多大的遗憾。但随着新修版的几次细读,领悟到了新结局更符合小说的内在主线——“求不得”,因此便慢慢接受并欣赏新的结局。


段誉为什么最终放弃了曾有的执着而选择跟木婉清、钟灵等人在一起?金庸先生给出的答案是他打破了自己的“心魔”。


木婉清


钟灵



先来看看段誉是怎么产生心魔的。


段誉在无量洞里巧遇神仙姐姐雕像,神仙姐姐虽然是雕像,但神态自然。段誉初见,以为是真人,就产生了莫明的敬仰之情。而后又在曼陀山庄遇到了姿色神似神仙姐姐的王语嫣,就此对王语嫣产生了莫名的爱慕之情,才有了后来疯狂的追求行为。


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段誉似乎就是一个存在于王语嫣身边的“备胎”。 包不同赶他出听香水榭,他依依不舍,王语嫣却并无挽留的意思;而后他与王语嫣一行同路,包不同多次恶言驱逐,不让他同行,王语嫣也从来没丝毫劝阻;段誉几次帮她脱险,她也从不真心致谢,都以见到表哥为喜;陷入与反天山童姥同盟恶战时,王语嫣被擒,慕容复顾忌声誉不救,反倒是段誉舍身相救,可王语嫣在脱险之后,她却提出了让段誉背着自己回去救表哥的想法;在少林寺外,慕容复将他踹在地下,准备取他性命,王语嫣此时并无关怀,待到他父亲和南海鳄神来救,慕容复出指点中了段正淳的胸口,王语嫣反而为其表哥的武功喝彩;少林寺一站结束后,王语嫣又愤恨的质问段誉:“段公子,你又要助你义兄、跟我表哥为难么?”;慕容复把段誉推下枯井后,王语嫣没想着要立马救段誉,而是要跟表哥解释清楚,而后王语嫣跳井,亦不是为了追随段誉,而是因为慕容复执意要娶西夏公主。


王语嫣


王语嫣


慕容复一系列的伤人行为确实让王语嫣心灰意冷,但在段誉身边,王语嫣心里仍旧牵挂其表哥,她对段誉更多的是感激之情。她对两人是兄妹的事并无多少伤心惋惜之情,跟当年木婉清得知是段誉的妹妹之时凄然欲绝的情形完全不同。段誉再回顾木婉清要决意做自己妻子所作出来的一系列行为,心里终于释怀了。也就是那一刻起,段誉才意识到了自己是心魔在作祟。自他在曼陀山庄见到王语嫣,因为她容貌与无量洞中的雕像相似,心中便产生了她是神仙姐姐的幻想。见到她时,当她是神仙姐姐,不见她而想看她时,心中更将神仙姐姐冰肌玉貌的神仙体态、神清骨秀的天女形貌,都强加在王语嫣身上。但其实王语嫣并非真的如此美艳若仙,段誉只是迷恋心中自己所构成的意象罢了。


也就是说,段誉在全书里的疯狂追求,都是因为太渴望得到内心所产生的美好意象。他所追求的那个“她”是内心构想的,王语嫣只是“她”的一个幻影。段誉将王语嫣幻想成了“她”,因而对王语嫣产生莫名的好感,他所看到、所爱的的根本不是王语嫣本人,而是他内心里所想象的“她”。段誉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甚至忽略了那些真正值得去爱的人的存在,心魔情结也因此越来越重。好在故事的结尾,金庸及时拯救了段誉,让他破解了心魔,放弃了王语嫣,选择跟木婉清、钟灵等人相守一生。



段誉和王语嫣



从王语嫣的角度来看,三联版中,王语嫣在落井后,对慕容复彻底死心,从而追随段誉一辈子,亦不符合构造一个真实而完美的王语嫣。她落井后,可能由于瞬间伤心过度而产生投入段誉怀抱的想法,但慕容复毕竟是扎根于其心底的男人,王语嫣对慕容复带有崇拜性质的爱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有的,坚如磐石,很难因为慕容复的一次抛弃就释怀的。新修版中,在慕容复疯癫后,王语嫣放弃大理的宫廷生活,选择回到苏州照顾她表哥,这无疑构造出了一个完美而深情的女子,只是她所深情的那个人不是段誉罢了。愈是对段誉无情愈是对慕容复痴情,纵使她最终没选择和段誉在一起,新修版王语嫣这个角色依旧是比以前更完美的,因为她没有移情别恋,未忘“初心”。


回过头再看全书,似乎每个人都被囚禁于自己的心魔中。段誉对王语嫣的爱慕“心魔”,木婉清对段誉非他不嫁的“心魔”,慕容复对恢复燕国的 “心魔”,段延庆对大理皇帝的“心魔”,鸠摩智对武学典籍的“心魔”,耶律洪基对统一的“心魔”,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对无崖子的“心魔”……而金庸用心魔让段誉痴狂,却也让心魔的破解拯救了段誉、王语嫣、木婉清、慕容复等人。段誉再也不用为枕边人思念他人而愁苦,王语嫣再也不用为远在千里之外的表哥而担忧,木婉清再也不用为得不到段郎而悲伤,就连毫无人情味的慕容复,晚年也不会再那么凄惨。




段誉和王语嫣



《倚天屠龙记》里蛛儿不远千里找到张无忌只为了说一句:“我喜欢的是在蝴蝶谷咬我一口的小冤家,而不是张无忌你。”张无忌对这句话也是困惑不解,当年在蝴蝶谷咬她的就是他自己本人啊,为什么蛛儿还说这样令人不解的话。我曾认为蛛儿本身就是个疯疯傻傻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她本身行事怪异的表现,但此刻终于理解了她的意思:她真正所爱的,是她心中想像的那个张无忌,是她记忆里在蝴蝶谷遇到的那个打她咬她、倔强凶狠的张无忌,却不是现在这个长大了的、待人仁恕宽厚的张无忌。


书中所谓的“心魔作祟”,在当下也是随处可见。我们常常会初识一个人,因为第一印象良好从而在内心产生莫名的爱慕之情,甚至不多加考虑,迅速献情示爱,穷追狂恋,但到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所追求的那个人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甚至和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差别很大,巨大的落差往往会让自己疑惑。同样,我们也能常常看到一个人对于某个目标的疯狂追求,或名校或事业,待到成功后,却发现结果和自己想象的差别很大,失落感油然而生。按照金庸的说法,其实我们都是因为初始的好感产生了占有欲,而占有欲使得这个人或事在自己的心中十全十美,所爱者所求者其实已是自己心中所构成的心魔,而非外在的人或事。我们没看清和了解人或事的本质,所追求的,只是内心想象的那一面。


很多时候所谓的痛苦,并不是外在因素所造成的,而是自己与内心的苦苦纠缠。


心魔是一种畸形的执着。


而执着和心魔之间,只是隔了一层纱。未揭开这层纱,凭自己内心的想象去美化所求,愈是渴望,愈是美化,愈是痴狂,最终所求往往偏离实际,最终陷入自身的心魔之中;揭开这层纱,看到真实的对方,再去追求,再去渴望,再去坚定,那便是一种完美的执着


我想,大概是金庸先生自己终于破了对夏梦的心魔,也让段誉破了对王语嫣的心魔。


正如某天发现,当我们不再年轻时,经营一段美好终胜于痴狂一段无果。




                                                                                                                 

★ 所有人是所有人的作者,所有人是所有人的粉丝

★ 铜豌豆:只发原创,欢迎投稿

★ 关注本公众号请长按二维码点“识别图中二维码”或搜“Tongwandou_sjtu”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