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古风歌曲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古风的那些事儿2021-02-20 11:09:06


转自:中华好诗词

前不久社交媒体上很流行一个话题:我们为什么还要学习和背诵古典诗词。其中最热门的答案是:当我们长大后面对大千世界无限风光时,能够吟叹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佳句,而不是一边高呼着「哇塞!」一边拿出手机或自拍神器。


这个答案之所以成为热门,想必是因为它令许多人恍然大悟,在这个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人们依然不能完全抛弃返璞归真与「附庸风雅」的心理诉求。而古风歌曲,便是这种诉求下应运而生的产物。




古风歌曲的「皮」依旧逃不开新世纪流行音乐的影子,却少有商业运作与系统推广的套路。往往只是一群「xx死忠饭」为了心中的热爱与感动进行作词、谱曲、演唱。


而古风歌曲真正的「魂」,其实是故事。故事的呈现方式,便是古意十足的歌词与文案。就像开篇的那个问题一样,我们需要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作品,是因为我们需要用自己的方式,吟唱出我们自己的故事。




现实中不少人诟病这类歌的歌词辞藻堆砌、无病呻吟,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娱乐化」一定会是古风歌曲不可避免的存在状态,但总有一批人因为故事、因为情怀、因为古韵十足的词句被其吸引,成为同好,那么它的存在就是有价值的。如以下几首佳作。


一则纪念屈原的《屈子》——来自雨霁天青


送美人兮春极浦,芳芷皋兰滋百亩,

后皇惠兮生嘉树,受命不迁,南国之土。


东十日烈迭代出,南虺九首,千里走封狐,

北飞雪,增冰严霜酷,西流沙,

求无水旷宇不生五谷 ,

皆不若,旧居绮席布,

伤春心,魂兮归来江南暮。


餐菊英兮饮坠露,予带长铗好奇服,

岂折节兮从时俗,人莫知我,何怀故都,

援玉枹兮击鸣鼓,身弃原野威灵怒,

日月行兮出汤谷,骖龙远游,千载不复。



讲述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的《怀君深似某》

——来自骆栖淮、络绎


今夜又小雪,连翩寂寂入荆门,

你道临别需饮,敬我昔日交互深,

世途为所困,应辩哪个是伪真?

唯暗风忽加身,余以枯蝶对微灯。


烛火焰升腾,宴方开,酒香温,

偏有离怀闷煞人,

及至酣畅处,梆锣声,唱三更,

满庭雪,红梅数点掩霜刃。


犹记当时你,华衣锦帽少年,快意提宝剑 。

不见美酒,不见千金,

只见我落拓屈膝尊前,

君心广且深,可窥不可探,惶惶自难返,

列坐长筵,与有荣焉,众人羡我以依攀。


使我离清苦,复赠我以千盅粟,

提灯照来时路,幸曾有君相扶顾,

如初是奢慕,身不由己是江湖,

六层八角浮屠,我祭你终归殊途。


翻覆念此处,目轻阖,眉微蹙,

方吐一句久欺吾,

天地清如霜,竹上雪,渐化无,

我与君 不复相见如朝露。


犹记当时我,惯看人情深浅,历尽生死劫。

偏遇一人,望之冰雪,

相交却如初试春风面。

我呼天上月,前路多险阻,可暂为稍歇。

明月不许,飞光何急,不记何时归去也。


多慷慨,多笑谈,多为所传,

多游散,多结怨,多归西山,

飘蓬转,世事迁,竟吹云间,

应为何言?不为何言。


我料从此后,纵广厦千万间,不解寒士忧,

人间游戏,风起云流,

吾宁结庐长伴一荒丘,

尝得野僧语,恩爱譬如酒,浓时便可休。

雪夜而后,十有八九,彻夜怀君深似某。



托物言志的《放鹤亭》——来自择荇


鹫峰万仞,翠竹千棵,朗月也共坐,

白石斜枕,檐牙高啄,衔来好山色,

这荠麦春雪,樱桃晚风,吹覆翼下旧城郭,

不待晨露将晞,振翅即长歌。


西山之缺,东山之阴,朝翔而暮落,

立于陂田,鸣于九皋,自在饮江河,

谁蕴藉文章,草莽胸襟,徒羡山外烟涛多,

故筑玲珑高阁,别情寄白鹤。


飞去兮,排云几万里,

矫然兮,霜翎不染泥,

任你碧霄晚亭,上下只须臾!


归来兮,击水而嘹唳,

晦明兮,驭电摧风雨,

纵然天涯比邻,漂泊何所栖?


躬耕采药,弹琴鼓瑟,佻达迎佳客,

朱冠雪衣,寒眸瘦躯,萧疏立半侧,

虽临溪而渔,酿泉为酒,此乡温柔留不得,

可笑多情太守,竟千般不舍。


飞去兮,排云几万里,

矫然兮,霜翎不染泥,

任你碧霄晚亭,上下只须臾!


归来兮,击水而嘹唳,

晦明兮,驭电摧风雨,

纵然天涯比邻,漂泊何所栖?


飞去兮,巉岩何所忌,

鸿鹄兮,莫能追片羽,

任你沉浮宠辱,此去不可及!


归来兮,晴空高且寂,

俯仰兮,千山层云低,

纵然天地无极,此处或可栖。



周董的一曲《青花瓷》将流行天王从校园风拽到了中国风的康庄大道,之后又有了许嵩、董贞等一系列擅长古风商业大作的歌手。然而我们也许更应当关注墨明棋妙、千歌未央这样的因为爱而聚在一起又并不那么业余的团队和他们培养出来的河图、HITA等那些并不那么业余的歌手与词作人。


这个娱乐当道的网络时代,并不只有「葛优躺」、「小鲜肉」,还有一群徜徉沉醉于古典文化的热血青年,他们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古诗、古词、古人、古事,他们是有些酸腐却无比热忱的「卫道士」。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