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音乐也玩大数据 | 2017全球古典音乐表演艺术排行榜

卡总夜谭2021-04-02 12:32:06

想给自己写篇漂亮的创刊美文,苦于找不到合适的选题。偶然发现古典音乐网站BACHTRACK.COM最新发布了2017古典音乐数据排行,真是天赐良机,于是就兼顾爱好和专业,借着现在流行的大数据,编撰此文,以飨身边的好友和其他有兴趣的读者


好,现在就进入我们的古典音乐大数据发现之旅!

榜单大数据统计了全球范围内31862场演出,涵盖音乐会、歌剧及舞蹈。


上演最多的作曲家前6位依次是莫扎特、贝多芬、巴赫、勃拉姆斯、舒伯特和柴可夫斯基。其中,莫扎特和贝多芬上演着历年上演着双雄龙虎斗,但17年小莫微幅胜出。重点是看巴赫,你会发现他一直在缩小自己和两位最有影响力的小莫和小贝之间的差距。


其他排在前十位的作曲家依次是海顿老爹、舒曼、亨德尔和拉威尔。他们之间的差距其实很小,他们的演出集中在2018年将迎来一百周年逝世纪念,势必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


德彪西,2018看好你

 

当代音乐作曲家中,从2011起一直都是阿沃·帕特(Arvo Part)的作品冠绝群雄17年已是他第七次夺得冠军,但约翰·威廉姆斯和约翰·亚当斯在积极追赶。


爱国心百分比是根据一个国家的本土作曲家作品在国内外被演奏的数量百分比,是衡量作曲家在本土和世界的影响力的重要指标。 

 

以德国为例,其本土作曲家作品的全年演奏占比为25.6%,而德国作曲家在世界范围内音乐会被演奏的占比为19.6%

 

大数据显示,德国和奥地利的作曲家作品是世界范围内被演奏的最多的,两者相加达到近1/3,这和大部分古典音乐作曲家来自德奥有关,显示了其在古典乐坛不可动摇的霸主地位。

 

然而在西班牙稍显极端,西班牙人在本国演奏10.4%的本国作曲家作品,而在世界上被演奏的数量只有1.2%,这也真实反映了西班牙作曲家在世界范围内的真实影响力。

 

插评:还好老外没有把中国统计进去,否则,只怕这个数据会更难看。想想如今在国内外能频繁上演的恐怕只有《梁祝》和《黄河》,这两部都是四五十年前创作的作品了,为什么改革开放后经济欣欣向荣的四十年反倒没有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作品问世?可见,艺术和经济水平没有必然联系,甚至可能是负相关。君不见,从巴赫,莫扎特到贝多芬,哪个不是穷困潦倒,天天为面包发愁,嗟乎!

 


各国都爱演奏哪个时期的作曲家作品?大数据显示,真是各有特色。


其中,奥里地的古典时期作品的占比一骑绝尘,而对其他时期的作品不大感冒;德国与奥地利大相径庭,他们更爱巴洛克时期的作品;英、法、西三国则更偏爱当代作曲家和 20世纪作曲家的作品。


插评:从英法西三国偏爱现代作品来看,他们对于音乐的理解显然大大超前世界各国,更具创造性和开拓性。如果说艺术发展的规律是线性的,相信在未来,人类艺术的又一次“文艺复兴”很有可能还是会发生在欧洲。

每年的演奏曲目总会要贴合一些大事件,只不过在古典音乐演出市场,大多数热点都会围绕着那些已经逝去的大师,比如他们的诞辰和逝世。


报告以美国指挥家、作曲家和钢琴家伯恩斯坦为例,由于2018年恰逢其百年诞辰,不难看出在美国其作品的演奏数量比往年上升了约50%,排名从43飙升到27位。

伯恩斯坦

插评:大师的生日和死祭是活人最好消费的大事,如果你平时对某位大师的作品不够了解,那么这一年,你应该怀着一颗敬畏的心,好好补补课。



上图大数据展示了音乐会听众对作曲家及其作品的偏爱程度。

 

受欢迎程度下降的音乐会作品,包括: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瓦格纳的《齐格弗里德牧歌》、沃尔顿的《大提琴协奏曲》、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圣桑的《管风琴交响曲》和埃尔加的《大提琴协奏曲》。

 

快速上升的曲目,则包括: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拉威尔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拉赫玛尼诺夫的《第四钢琴协奏曲》、雷斯辟基的《罗马的松树》、巴托克的《神奇的满大人组曲》和《乐队协奏曲》。


上图大数据展示了歌剧院听众对作曲家及其作品的偏爱程度。

 

受欢迎程度下降的歌剧作品,包括:格鲁克的《奥菲欧与尤丽狄茜》、小约翰斯特劳斯的《蝙蝠》、贝多芬的《费黛里奥》、唐尼采蒂的《爱的甘醇》。

 

快速上升的歌剧作品,包括:焦尔达诺的《安德莱·谢尼埃》、莫扎特的《魔笛》、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



哪个国家最爱上演浪漫主义歌剧?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作为歌剧的家乡意大利自然当仁不让。不过有迹象显示,当代作曲家的新歌剧曲目,正在被加大演出比重。



年度演出排位最高的十大歌剧。莫扎特以《魔笛》的361蝉联榜首,其次是威尔第的《茶花女》317场、比才的《卡门》291场、普契尼的《艺术家生涯》279场及《蝴蝶夫人》266场。纵观前十位中,莫扎特和普契尼都各占了三席,威尔第占了两席。



莫扎特《魔笛》


此外,柴科夫斯基和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歌剧近年呈演奏上升趋势

 

插评:前十大歌剧演出剧目依然是19世纪的老面孔,了无新意。歌剧作为一种繁复和奢华的演出形式,在这个追求快速简练的时代大背景下,未来很难再有新的突破,更遑论新的辉煌了。

 


大数据显示,《胡桃夹子》当仁不让以全年几乎平均每天1场成为2017年舞蹈演出冠军,并且是三连冠。加上《天鹅湖》和《睡美人》,老柴以三大芭蕾舞剧长期“霸台”。其他作品中,只有一部《红菱艳》勇夺亚军。


柴可夫斯基《胡桃夹子》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演奏家们的大数据。


全球最忙的指挥当数加拿大人Yannick Nézet-Séguin,一年指挥超过了80场音乐会,不相伯仲的榜眼是之前刚率领维也纳爱乐访华的安德烈斯.尼尔森,探花被阿伦.吉尔伯特摘得。

Yannick Nézet-Séguin


全艺术类指挥家中,菲利普Yannick Nézet-Séguin及帕帕诺并列。他们的指挥主要范围是歌剧,是最忙的歌剧院指挥。

 

最忙碌的团队中,美国人显然是标兵。前三大都被老美承包了,分别是纽约爱乐、芝加哥交响和旧金山交响乐团,平均三天一场音乐会。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排名第四的指挥布隆姆斯泰德90高龄,真正诠释了啥叫用“绳命”来演奏。在此,我们要祝大师身体健康。如能有幸,希望能带团来中国,不枉我们中国乐迷对大师的一片痴情。

Herbert Blomstedt

 

那么女性指挥家,能否在“百忙”中占据一席之地呢?答案显然是悲观的。

“百忙”中女性总共只有五位。稍感欣慰的是,中国指挥家张弦排名64位。


张弦,荷兰国家演奏学院音乐总监


插评:都说男女平等,目前来看存在巨大职业差距的显然是指挥。究竟是生理差异,还是女人对大部头的音乐作品缺乏兴趣,这个结论恐怕非要再等两三百年才能下了。

 

英国最繁忙的乐团是皇家爱乐乐团美国则是纽约爱乐乐团。


最繁忙的歌剧院居然是匈牙利国家歌剧院这多少有点令人吃惊巴黎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则拿下舞蹈类锦标。


最忙碌的钢琴家当属匈牙利钢琴家德内斯•法而杨;小提琴家则是希腊人卡瓦科斯,瓦代尔则称雄大提琴界。特别要恭喜的是王羽佳,她在钢琴类排名和Trifonov并列第二,是真正实力的体现,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器乐演奏家更像明星,是票房的号召和保证。


王羽佳

 

纵观以上大数据不难发现,高质量的演出大部分都还是在欧美国家,显有中国市场统计的数据。而我们北上的顶级乐团一年的演出季,也仅有30多场。中国不管是演出质量和数量都还有很大差距。

 

卡总有感:中国的古典音乐市场仍需大力发展和培育,不能仅靠一年两三个世界顶级乐团或者演奏家来撑撑门面。古典音乐是面包,不是满汉全席,要想在中国建立起群众基础,“饭”得天天吃,得一口一口吃。


最后,给大家送上一曲《拉德茨基进行曲》,给这篇新年开篇一个完美的尾声。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