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在顶级餐厅的二十年厨师,要用小龙虾做满汉全席

什么值得吃2019-06-24 04:46:12

那天去医院看到一个约莫50岁的工作人员,在收费室边看着婆媳剧,边织着毛衣,我在想,她在这个岗位上应该做了很多年吧,要换我肯定不行。


我是那种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人,倘若让我做这一份工作一眼就能看到二三十年后的自己,顿时有种人生无趣感,我想社会上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喜欢变化的状态。今天要介绍给大家的,是一位大厨,倘若你要我说他的特点,我更愿意说他也喜欢变化,并且一直在变化。没考上高中,从西餐开始学习,到中餐和东南亚料理,从上海到纽约日本,人生都是在变化着,不过一直没有变的是,他对美食和厨艺的初心。




现在,放弃顶级餐厅大厨的头衔,用15岁那年感动自己的小龙虾,试着做出满汉全席来,开起了小龙虾店「虾搞虾弄」,在「开始吧」发起众筹,这里分享给大家,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有兴趣,欢迎去「开始吧」支持他。


在上海纽约顶级餐厅做了二十几年厨师,他却要用排档之王小龙虾,做最特别的“满汉全席”

文:开始吧




人生绝不能瞎搞瞎弄

选择了,就专注下去

努力做到最好



你绝对没见过的“满汉全席”

黄晓斌




十五六的时候,你爸是不是也这样拷问过你?


“不好好读书,看你以后怎么办!”


上海弄堂里,支起的小桌上,老爸拿筷子敲我手背“说吧,当司机还是厨师”,是的,我没能考上高中。而那年,上海最流行的工作就是司机和厨师。


我蜷缩在一旁,不敢正眼看他,只是盯着老妈的长勺。锅里的小龙虾前一刻还在弹跳,一会就不扑腾了,由青变红,葱姜,糖栗子,干辣椒一起落下去,香气腾地起来……




我被那香气搅得心痒痒……“厨师!”


龙虾上桌,我一口咬下去,辣的眼泪惙惙往下流。老爸以为我终于知道反省了,“满意”地往我的玻璃杯里倒满工厂发的盐汽水。


那时,我觉得自己就是只被匆匆下锅的小龙虾,还来不及翻身,就熟了。




我叫黄晓斌,是个厨子。从上海最顶尖的五星级餐厅到日本,到美国纽约,到东南亚……这样一个我,在28年前却是个差生。


盘踞着班级最后一排,不交作业,揪女生辫子,逃课,每天惦念的就是溜出家门和哥们去吃大排档,偷灌几瓶上海啤酒。没考上高中,也是意料之中。


老弄堂里,家门口,挥之不去的麻辣小龙虾和盐汽水的味道在夜风里,一点点发酵……


那一年,15岁,我说,想当厨师。



要踏上社会了,终于不用死读书了,每个月还有工资开,我兴奋不已。


在技校学习了3个月,切了几回土豆丝,包了几次饺子后。我被“遣送”到上海最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花园饭店”做实习生。


34层楼,光西餐部就有4个部门,单单一个厨房有400多平,切面包机,烤面包机,这些东西我在学校压根儿就没见过,还有可以容纳一两百人的宴会厅……那年上海的高级建筑很少,我被震撼得不行。


“师兄,不切土豆丝吗~”


当年的照片实在找不着了,不如看现在的吧,现在还是上海的老牌五星级呢~


进了厨房我才知道,切土豆丝这种“高级”工作根本轮不到我。


因为年纪小,跟个童工一样,师兄们对我呼来喝去的,什么脏活累活都丢给我。于是,别人在切菜,我在洗锅子,别人去吃饭了,我还在洗锅子。跟水塘一个大的池子,堆满了油腻腻的锅子,我只能不停地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