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雨碎江南荼蘼叹,曲倾天下忆千年 ——记河图,小曲儿

戈匀2019-07-05 01:42:42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一曲《倾尽天下》,唱尽了金戈铁马,唱不尽缱绻缠绵;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一曲《上邪》,道尽了儿女情长,却道不尽泛黄史册背后的苍凉。而这两首歌,却让人认识了这两个凭声音便可倾尽天下的男子——河图,小曲儿。


        河图,音乐人,原创古风音乐团队墨明棋妙成员之一,所属部门——曲部。负责谱曲,编曲,二胡,电吉他演奏,词曲唱奏全才。现今身体居住在湖南怀化,精神居住在柬埔寨。河图虽属曲部,但是最为人称道的却是他的嗓音和唱功。自出道以来发行了《风起天阑》,《唱给你的歌》,《倾尽天下》三张个人专辑以及不计其数的原创和翻唱作品。河图的曲风唱风独树一帜,音线干净有磁性,也有人称之为,妖娆。一个男子,用这样的声线,吟唱着那些飘渺婉转的古风歌曲,凄凄切切,愁肠百结,不得不让人魂牵梦绕。而提到河图,便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小楼。河图的歌曲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小楼作词,河图自己作曲演唱。可以这样说,小楼的词,配上河图的曲子和嗓音,二者相得益彰,共同成就了今日的河图。小楼的词,俗中带雅,雅俗共赏,二者的合作达到了一种高度的默契。就拿河图最新一张专辑《倾尽天下》来说,这首专辑中所有歌曲的歌词全都由小楼一手包办,曲子则全都由河图一人所作,《春风一顾》、《陌上花早》、《长歌送魂》等等多首精品音乐,不一而足。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张专辑中,收录了两首纯音乐——《江山此夜》和《九龙永镇》。只有河图有这样的自信和胆量,只因他能够用乐曲,表达一个个或清丽婉约,或恬然静美,或痛彻心扉,或凄烈决绝,或意气风发的故事,用歌声描绘故事里那些我们不曾遇见过的令人弥足深陷的山光水色、风月琳琅,那些美好的女子,翩跹的少年。

        相比起河图嗓音的妖娆婉转,小曲儿的嗓音则较为清澈透亮。若说河图的嗓音颇像古时的一代名伶,那么小曲儿的声音便如手执书卷的书生,清澈又干净。小曲儿,原创音乐团队平纱落雁成员。大学时期曾获校园十佳歌手三连冠,获所在城市十佳歌手,07年进入翻唱圈,09年加入原创音乐团队“平纱落雁"。正如河图的粉丝将其称为图大,破图,他的粉丝自称荼蘼一样,小曲儿被粉丝们称为蛐蛐儿,而他的粉丝自称曲奇。小曲儿的许多歌曲都是小说或者是游戏的同人音乐。小曲儿曾为小说《盗墓笔记》、《凤于九天》、《陌路莫回》,仙侠游戏《古剑奇谭》、《剑侠情缘》等演唱过多首同人歌曲。而在2013年,小曲儿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曲倾天下》,专辑收录了《归零》,《烟雨》,《双抛桥》等十首歌曲,每一首都堪称精品。近期他同一众古风圈大神正在筹备他的第二张个人专辑《曲终人未散》,各位曲奇都在翘首以盼,仅凭在原创音乐基地放出的一小段花絮便赢得了超高人气,还未上市便备受瞩目。按小曲儿自己所说,这张专辑如同一部荡气回肠的武侠小说,届时定然会不负所望。

        值得一提的还有小曲儿的一系列翻唱作品。一般的翻唱作品在原唱金玉在前又深入人心的基础上一般很难有大的超越,但是小曲儿的翻唱却每次都能带给人惊喜。他用他独特的清澈嗓音、对歌曲的强大驾驭能力以及扎实的唱功,总能将歌曲演绎出一种与原唱截然不同的风格。他的翻唱作品《假面》、《锦鲤抄》、《佳人如梦令》等都赢得了不逊于原唱的人气。纵使将小曲儿的声音放在一众大神的声音中也是毫不逊色的。在众位大神合作的《剑啸江湖》、《风华录》、《咫尺相思》中,小曲儿的声音总是能从中脱颖而出,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河图与小曲儿的共同之处在于,二者都很神秘。网络上很少流传他们的照片,粉丝们除了他们的歌之外几乎对他们的生活一无所知。大家对他们的爱完全是因为他们的音乐。谱曲、作词、演唱,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心中的热爱与感动。这样动机纯良的心灵之音,自然是美的。在日渐浮华的今日,拥有这样一些单纯为热爱而唱,为喜爱自己的人而唱的音乐人和单纯为了自己爱的声音和歌曲而聆听的听众,拥有这样一片不被打扰的净土,是我们每个古风音乐爱好者的幸事。

        图大和蛐蛐儿有许多首堪称精品的歌,但是最爱的仍是两首——《第三十八年夏至》和《谓我》。前者婉约,后者悲切。第三十八年夏至,你说过要带我去台北。开头留声机咔嚓一声,河图温柔地吟唱,戏子的一生便伴随这温柔婉约的旋律缓缓铺展。最怕的是说书的人妄改离分,演戏的人入戏太深,最寂寞便是一觉醒来才知自己原本不是故事里的人。当青春不再的戏子按下唱机开关开始喃喃自语三十八年夏至的承诺时,没人知道他等的是戏里的人还是戏外的人。每个人都是戏子,在人生的戏台上演着身不由己的戏。散场之后,还有谁,会陪我痴迷看着这场旧戏?而在《谓我》中,则充满着浓重的黍离之悲。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王朝更迭,江山的姓氏换了一个又一个,说不定今朝纸醉金迷,明朝便为丧家之犬。歌曲后半段的童声可谓点睛之笔,由稚儿将童谣缓缓吟出,将整首歌的怀古悲切之意抒发得淋漓尽致。宫宇覆上苔痕,王孙作庶人,史册太多浮沉。终究人会变,时代会变,一切的一切都会变,不变的,只有变化。

        雨碎江南荼蘼叹,曲倾天下忆千年。河图,小曲儿,这两个用声音魅惑众生的男子,就像是传奇,刻在每个爱他们的人的心中。只愿,凝眸处,那两个白衣如许的少年,眉间点砂,容颜比月光皎洁。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