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阿朱:塞上牛羊空许约

国学呷哺2019-06-08 08:27:53

“身穿淡绛纱衫”,“盈盈十六七年纪”,“鹅蛋脸”,“眼珠灵动”,“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金庸先生着笔写了阿朱的眼睛。寥寥几字,一个明媚灵动美丽的少女跃然纸上。




阿朱:塞上牛羊空许约

作者 | 提拉没有米苏2015



1.


再读《天龙八部》,感觉金庸是极偏爱阿朱这个角色的。


阿朱的名字最先由阿碧说出。阿碧跟鸠摩智,段誉等人说“我可做不了主,只好请几位在这里等一等,我去问问阿朱姊姊”。


阿朱的出场尤其有趣,耐人回味。


首先,一个须发如银弓腰曲背,满脸皱纹的老仆出场了。


以段誉为主视角来写:他闻到一阵幽香,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却找不出破绽。


于是,好奇心来了,真想一目十行,探究这位阿朱姊姊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后,阿朱易容成精明能干的瘦管家,“睁着圆圆的眼睛,乌黑的眼珠骨溜溜的一转”,被段誉瞧出了他是个年轻女子。


最后,阿朱又扮演成雍容华贵的慕容老太太,珠翠满头,老态龙钟的样子让段誉不禁微笑,暗暗喝彩。


千呼万唤始出来。


第二天早晨,段誉才见到阿朱,“身穿淡绛纱衫”,“盈盈十六七年纪”,“鹅蛋脸”,“眼珠灵动”,“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


孟子曰:胸中正,则眸子瞭焉。金庸先生着笔写了阿朱的眼睛。寥寥几字,一个明媚灵动美丽的少女跃然纸上。


金庸的小说里,还有谁以这种方式出场来着?


对,是黄蓉!


之前黄蓉一直以小乞丐扮相行走于闹市的,第一次着女装见郭靖是在雪后梅林,乘着一叶扁舟从湖里款款而出,灿然生光,令郭靖耀眼生花,如痴如梦。


黄蓉可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重量级人物哦。让阿朱像黄蓉一样在千呼万唤中闪亮登场,你能说金庸不偏爱她吗?


2.


阿朱是父亲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母亲是阮星竹。所以阿朱的真实身份是大理公主,其出身是高贵的。


因母亲家教甚严,所以将她送养,偶然被慕容家收留。她在慕容家的居所为“听香水榭”,比阿碧的“琴韵小筑”大好多。听香水榭里有有船夫,厨师,划桨,丫鬟侍候阿朱,其地位可与大小姐媲美。


细想,在所有人对阿朱的身世一无所知的前提下,为何一十六七的女子在慕容家拥有如此高高在上的地位?


其聪明才智,美貌,顽皮性格,跟遗传因素密不可分。阿朱骨子里灵气与天资,这是后天无论如何也培养不出来的。


聪慧,智商高


她擅长易容术。有多厉害呢?金庸写道:“她乔装改扮之术神乎其技,不但形状极似,而言语举止,无不毕肖,可说没半点破绽,因此以鸠摩智之聪明机智,崔百泉之老于江湖,都没丝毫疑心”。


在充满是非恩怨,刀光剑影的江湖,这绝对是门行走江湖的绝佳技艺。她的母亲阮星竹会些乔装,阿朱对此有天赋,天赋加上聪慧,自学成才,竟把这门技艺练得炉火纯青。


情商高


阿朱在群雄大闹听香水榭时静观其变,在恰当的时机发表了恰当的言论, 摘录如下:


“阿朱在一旁观看,默不作声,这时忽然插口道:“司马大爷,诸大爷,我姑苏莫容氏倘若当真杀了司马老先生,岂能留下你们性命?包三哥若要尽数杀了你们,只怕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少他不必救司马大爷性命。王姑娘也不会一再相救诸大爷。到底是谁出手伤害司马老先生,各位还是回去细细查访为是。”


阿朱思维缜密,条理清晰。她从全局和整体上切入,捉住重点,虽三言两语,却句句在理,说的每句话都像射靶,支支射中靶心。在化解这场争斗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可见其情商极高。


豁达乐观


阿朱去少林寺盗取易筋经时,种了金刚掌危在旦夕,摘录如下:


“阿朱续道:“那时候我说:‘世上既有了这位薛神医,大伙儿也不用学什么武功了?'乔大爷问道:’为什么?'我说:‘打死了的人,薛神医都能救得活来,那么练拳,学剑还有什么用?你杀一个,他救一个,你杀两个,他救一双,大伙儿可不是白累么?’”


她伶牙俐齿,声音清脆,虽在重伤之余,又学习了青城派那些人的四川口音,但一番话说出来犹如珠落玉盘,动听之极。众人都是一乐,有的更加笑出声来。”


受了重伤,危在旦夕,阿朱不唉声叹气,不消沉低落,却东扯西扯,逗人一乐。作为一名十六七的女孩子,拥有这样的豁达胸襟,确实很难得。


善良


第十八回,西夏人捉了丐帮众人于寺庙里,王语嫣急着寻找表哥,段誉痴情跟着王语嫣,只有阿朱主动提出扮演乔帮主,混入寺中,找到解药解救丐帮。


听到乔峰说赵钱孙,谭公,谭婆都死去,阿朱的反应是“微微一惊”。


阿朱以为是乔峰杀的,心里觉到不安。待到乔峰否认后,阿朱“长吁了一口气”,说:“不是你杀的就好。我本来想,谭公谭婆并没怎么得罪你,可以饶了,却不知是谁杀的?”


从阿朱的心理反应和语言可以看出,阿朱是真正的菩萨心肠。单从这一方面来说,天龙八部里的其他女子都较之逊色了。


3.


阿朱与乔峰,两个人并非是一见钟情。


两人初见与无锡杏子林。丐帮叛乱,天下英雄豪杰皆对乔峰质疑, 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唯有阿朱替乔峰争辩,彼时,两人都是素未谋面。


第二次见面是在少林寺,阿朱乔装打扮成去偷易筋经,被金刚掌打成重伤,恰巧乔峰救了她一命。之后乔峰不断输入真气,敞开心扉,给阿朱讲儿时故事,因命运相似,两人于心有戚戚焉,成为了患难之交。


日久生情。


乔峰给阿朱求医治病,独闯聚贤山庄,“虽万千人独往矣”。经历了同生共死。


雁门关重逢之时,乔峰为天下人唾弃,阿朱为了情谊千里迢迢不顾艰难困苦从江南跑到塞北。在雁门关外等了他五天五夜。在他失意潦倒之时,阿朱欢声笑语伴其左右。两人自此情深意浓。


最后,在镜湖青石桥,阿朱为了化解萧峰与父亲的恩怨,乔装成父亲的样子,接了萧峰一掌,香消玉损。


那一晚,雷声轰隆,大雨倾盆,分别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我多想跟你一起在塞外草原中驰马放鹰,纵犬逐兔,放牛放羊,从此了无牵挂。


你豪爽大笑道:“萧某得有今日,别说要我重当丐帮帮主,就是叫我做大宋皇帝,我也不干!”


我曾对你说过:“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


可是,我们共同勾勒的画面,再怎么美好,终究还是梦一场。


参透了所有的希望与努力,也许,还抵不过命运开的一个玩笑,上帝只是在云端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结局,就都已经完全更改。


4.


阿朱的妹妹是阿紫。


众所周知,金庸给小说中的角色命名时都是有其深意的。


关于阿朱阿紫,普遍的一种认知就是“恶紫夺朱”。一朱一紫,一正一邪。


语出自《论语.阳货》:恶紫之夺朱也。


集解:朱,正色;紫,间色之好者。恶其邪好以乱其中。


对比是鲜明的,反衬的力量是强大的:


阿紫越刁蛮任性,我们越回想阿朱的善解人意;


阿紫越心狠手辣,我们越怀念阿朱的温柔善良;


阿紫越戾气歹毒,我们越想念阿朱的有情有义。


虽写阿紫的篇幅远远大于阿朱,但是阿朱的形象却随着阿紫愈来愈鲜明,愈加让人难以忘怀。


5.


天龙八部结尾一回中写道:


“萧峰热泪盈眶,走近摩挲树干,那树干比之当日与阿朱想会时已高不少。一时间伤心欲绝,浑忘了身外之事。”


突然想起《项脊轩志》中的句子--“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刹那间泪目。


正如乔峰所说: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了的?”


荡气回肠,震撼人心。


网络流传一首小诗,以此作结。


那日杏林初相见,红衣照银簪。塞上牛羊空许约,日暮关山远。人已逝,镜湖畔。今生休去,雁门关外,何处天山。



注释



作者:提拉没有米苏2015。微信公众号:提拉没有米苏


作者 | 提拉没有米苏2015

来源 | 简书



某星期日,两个经济间谍A和B先后潜入研究所。后到的间谍见保险柜是空的,“糟糕,来晚了一步!”后悔不已。由于两个人是从同一个窗户进来的,所以隐蔽的摄像机清楚的摄下了他们进来时的情景。那么问题来了,先进来的是间谍A还是B?

实在想不出答案的朋友,回到文章顶部,关注国学呷哺并回复间谍”即可获得答案


往期精彩(持续补充)

回复“1”,查看“那些被遗忘的绝唱”系列文章之一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一)——天南地北双飞客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二)——浪子情侠柳三变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三)——魏晋风骨化沉香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四)——此情可待成追忆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五)——广陵散尽浩气绝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六)——忠魂依旧守辽东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七)——零丁洋里叹零丁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八)——每逢暮雨倍思卿

回复“2”,查看“那些被遗忘的绝唱”系列文章之二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九)——陇上羊归塞草烟

·       那些被遗忘的绝唱(十)——多情君王无情剑

回复“3”,查看武侠系列文章

·       从金庸笔下女主的衣饰描写,看男主(及金庸本人)情归何处

·       金庸老爷子笔下人物名字的出处,什么叫做知识渊博!

·       风尘侠影(小编原创)

·       莫大先生和他的胡琴——《笑傲江湖》中的道家气质

·       金庸和古龙,你更喜欢谁?(小编原创)

·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金庸笔下37位传奇女子

·       金庸武侠年表,终于把每部人物关系串起来了

·       不可说,求不得——金庸和他的小龙女

 

国学呷哺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国学呷哺是国学爱好者的小菜。

内容:诗词、书法、绘画、历史人文等传统文化以及小说、杂散文、风水地理等各类杂学。

定位:在这里,文化没有大道之行,只有小酌清谈、浅咏曼吟。

微信号:guoxuexiabu(长按可复制)

主编私人微信:keithkiss2, ilovegamex

投稿邮箱:keithsff8887@126.com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