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书影间】天龙八部萧朱恋——塞上牛羊空许约

丁香派2019-11-03 09:25:21

『丁香派』编撰
转载请注明出处



金庸的笔下,有过许多的女子:古灵精怪俏黄蓉;因爱生恨周芷若;哀婉出尘小龙女;神仙姐姐王语嫣……

这些江湖伊人曾是很多男儿心里的梦中情人、理想伴侣。

可有一个人,她比不上神仙姐姐美丽,也不如黄蓉那般机灵,却是很多人心中永远也抹不去的痛。这个人,就是阿朱






“双眸如星,笑靥如花,活色生香,俏美可喜。”金庸笔下的女子,多是美人,却极少有这样俏皮却不刁蛮,调皮却不任性,古灵精怪又不失温婉可人,“诡计多端”却又纯洁善良的女子。


“身穿淡绛纱衫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纪,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气,这女郎是鹅蛋脸,眼珠灵动,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阿朱,似她的名,艳丽炙热,生机勃勃。她一出场,便是这样跳脱可爱的样子。看着她用无师自通的易容术耍得吐蕃国国师鸠摩智团团转,又骗得段誉向她磕了响头,让人不禁慨叹,这真是个顽皮的女孩子。

然而,人们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出身“杏花烟雨江南”的女孩儿,性子里透着一股爽朗的劲儿。



阿朱传奇的一生,是从离开听香水榭开始的。这是她奔赴幸福的第一步,却也是在死亡路上的第一步。

第一次遇见萧峰是在杏子林。彼时他还是不知身世的乔峰,他与她还是没有交集的陌生人。英姿飒爽,沉着淡定,荡气回肠,不怒自威,乔峰的豪气想必是久来身居江南的阿朱从来没有见过的。

起初,他技压慕容,平定内乱,两肋插刀,义气冲天。奈何,这里注定是他的劫。短短一瞬,便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一切全被剥夺,在盛极之时跌落谷底,由万人敬仰的大英雄变为令人不齿的契丹狗。

这一切,阿朱都在一旁看着。文中虽未表述,但她定是心有恻隐。而后,他又英雄救美,令她逃过一劫,这更是在她心里烙下深深的印记。



偷易筋经不成反成重伤,阿朱命悬一线,危在旦夕。此时乔峰身上已冤案累累,无从辩解,一心只想快些找出真凶,找出仇人。

可他没有置阿朱于不顾,反是将她带回,日日照料,不顾安危地用真气吊着她的命。阿朱此时定是恐惧的,她虽是有些小聪明,可面对生死大事,到底做不到冷静豁达。而这个时候,乔峰是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乔大爷,我不愿死,你别抛下我在这里不理我。”阿朱吴侬软语,却又可怜兮兮的样子,任谁都会心生怜惜,乔峰自然也不忍心。仿佛是知道命不久矣,阿朱倒也不畏惧乔峰那大英雄的身份,缠着他要他为自己讲故事,唱歌。

金庸在这里写到,“不久之前,他还是个叱咤风云、领袖群豪、江湖第一大帮的帮主。数日之间,被人免去帮主,逐出丐帮,父母师父三个世上最亲之人在一日内逝世,再加上自己是胡是汉,身世未明,却又负了叛逆弑亲的三条大罪,如此重重打击加上身来,没一人和他分忧,那也罢了,不料在这客店之中,竟要陪伴这样一个小姑娘唱歌讲故事。”

可见乔峰对阿朱的纵容,他对待阿朱,似乎开始与众不同。

在阿朱的胡搅蛮缠之下,乔峰为她讲述了小时候自己被人冤枉的事情,让人心里一阵泛酸。这样一个大英雄,从来光明磊落胸怀坦荡,如今,却要忍受这样多的屈辱。



聚贤庄一役,乔峰冒着被整个武林围剿的危险带着阿朱求薛神医治病。两人在天下英雄前受尽羞辱,挨尽谩骂,险些双双殒命。

好在蒙面人及时相救,白世镜仗义相助,两人虽就此分离,却全都保住了性命。

这一战,乔峰一杯一杯地喝掉了多少碗断交酒?他说过,此生从不杀好人,可是至此,一切都被打破了。


曾经轰轰烈烈,虽万千人,吾往矣英豪。


从这以后,江湖上,乔峰的名字,让人谈之色变。


阿朱使计出逃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寻找乔峰。可是乔峰了无音讯,她无处可寻,只好在雁门关静静等待。

日升月落,风起风停,云影流动,寒林漠漠,她就这样一个人等了五天五夜。




“山坡旁一株花树之下,一个少女倚树而立,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正是阿朱。”

乔峰发现她时,她就这样站在花树之下,花影斑驳,也丝毫掩不住她灿烂的笑容。她小小年纪,藏不住心事,见着心心念念之人,纵身扑入他的怀里,

“乔大爷,我……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保佑,你终于安好无恙。”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是透着满心的欢喜。



乔峰感念阿朱的痴情,心有触动。此时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恶人,阿朱却愿意无条件的相信他。

她懂得他的委屈,他的屈辱,他永远是那时故事里的孩子,受不了被人冤枉的滋味。

虎落平阳,英雄陌路,乔峰满身的苦,郁积的恨,都越来越多。这时竟然有这样的红颜知己,不计一切地仰慕他,相信他,在他众叛亲离之际还这样灿烂地对他微笑,他心里怎能没有触动?

她是他灰暗世界里的阳光,是他生命里唯一的亮色。




“……阿朱,我在塞外,你来瞧我不瞧?”乔峰不会说话,紧张地望着她。

阿朱羞涩一笑,坚定地回答,  “便跟着你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也永不后悔,跟着你吃尽千般苦楚,万种熬煎,也是欢欢喜喜。”

世上竟有这样的女子,不嫌弃他是契丹人,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甘愿忍受万人唾骂,也要和他一路相随,不离不弃,乔峰一时喜得说不出话,
 
 “是了!从今而后,乔某不再是孤孤单单、给人轻蔑鄙视的胡虏贱种,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险困苦。”
  
乔峰说不出的话,阿朱一字一句地讲出口。前面的荆棘,未知的险恶,以后他们都会携手共度。
  
她们约定,待一切都了结以后,便一起到塞外,牧马放羊,从此不问江湖事世纷乱。


此后二人一路追寻真相,却总是晚人一步,屡屡受挫,乔峰身上的冤案也随之越来越多。
 
 于是他再也离不开阿朱。至少这世上有一个人懂他,只要阿朱没有扔下他,他就一定能撑下去。



就这样郎情妾意,一路相伴到了小镜湖,自阿朱离开燕子坞以后,她距离死亡终于只差一步。

  

马夫人说,真凶是段正淳。


段正淳,她的父亲;萧大哥,她的挚爱,这两个人,却非死一个不可。

  
她不怕失去父亲,若非血脉相连,他们不过只是陌路。可是,她的萧大哥,她最爱的萧大哥,他要杀的,是大理的镇南王。背上了这条血债,以后大理岂能轻饶?她绝对不能让大哥日后半世逃亡,永无安宁。

可大哥心有执念,一直苦苦寻觅仇人,此时又岂能叫他放弃复仇?


思前想后,阿朱终于下了狠心,她要易容成父亲的样子,以自己的性命了结此事。

  
决战当晚,她拉着萧峰,哀婉地对他说:“不是分开一会儿,我觉得会是很久很久。大哥,我离开了你,你会孤零零的,我也会孤零零的。”

她心里此时绝望到极致,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她看着大哥出发时,那高大挺立的背影,咬着被角还是呜咽出声。
  
她人世中最大的牵挂啊,她眼中柔情,她心中所爱,从此,都永别了。



青石桥上,电闪雷鸣。萧峰此生从未亲手伤过阿朱,唯一一次,竟是这致命一掌。

  
他眼看着阿朱的身子飘出去,无尽的白纱随风缠绵。他甚至来不及接住她软绵绵的身子,只能一路追着她跑去。

  “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抱着她,一遍遍呐喊。他的声音一向粗犷,此时却只剩悲痛哀恸。
 
 生命尽头,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对他说,“我翻来覆去,思量了很久很久,大哥,我多么想能陪你一辈子,可是那怎么能够?我能求你不报这五位亲人的大仇么?就算我胡里胡涂的求了你,你又答允了,那……那终究是不成的。”
 

 阿朱以为这样事情便全部结束了。可阿朱懂萧峰,萧峰又怎会不懂阿朱?


“阿朱,阿朱,你一定另有原因,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也不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你完全是为了我,阿朱,你说是不是?”

  
凄美的笑在阿朱脸上荡漾开来。没什么遗憾了。她爱的人懂她,懂她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明白她最后为着他的心意,她离开也值得了。

  她是他生命的点缀,可他却是她的墓冢。他为她披荆斩棘,她用尽生命回护。
 
 今生君恩还不尽,可是蜡炬已成灰,眼泪已流干,再没什么能报答了。

 
峰眼看着阿朱在他怀里香消玉殒。那样可爱的女子,那样如花的年纪,就这样流星般在他心头划过,留下满天璀璨便流转而逝,刺得他心里留下永世不灭的伤。
  

原来那些曾经放不下的执念,是这样的微不足道。从前他最看重的仇恨,在这场雨中全部分崩离析,而他的爱妻,就在那灰烬里,永远不能醒来。


他以为她会是自己生命中永远的阳光,会一直,用满腔的柔情伴着他一步步从阴暗里走出来。

  
可是她怎么忍心?大哥不是才对你说过,因为想照顾你一辈子,所以才觉得这条贱命金贵。如今,怎么反而是你不惜命了呢?

你不是说过,以后要和大哥一起在塞外牧马放羊?你不是说过,大哥以后都不是一个人?你在雁门关等了五天五夜,不是在等我吗?现在,怎么不等大哥了呢?
   
阿朱,没有了你,我一个人,怎么活?


“他抱起阿朱的尸身,走到土坑旁将她放了下去,两只大手抓起泥土,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

他双眼一瞬不瞬的瞧着阿朱,只要几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话声,约定到雁门关外骑马打猎、牧牛放羊,要陪他一辈子。

不到一天之前,她还在说着这些有时深情、有时俏皮、有时正经、有时胡闹的话。从今而后再也听不到了。在塞上牧牛放羊的誓约,从此成空了。

萧峰跪在坑边,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将泥上撒到阿朱脸上。

突然之间,他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再也不看阿朱,双手齐推,将坑旁的泥土都推在她身上脸上。回转身来,走入厢房。”
  
曾经,他除了她一无所有;以后,他一无所有了。

他后半生的幸福与期许,都随着这一捧泥,随着那个女子,永远消失了。

他是那样爱她,就算阿紫与她再怎么相像,他也不曾动心。

就算此去经年,辽帝为他寻南朝美女,他回答时依然只是凝望远方,仿佛看到了当年雁门关花树下的少女,她楚楚的眼眸,她灿烂的微笑:
“阿朱就是阿朱,
四海列国,千秋万载,
就只一个阿朱。”




图片:网络
文字:冯思琦
编辑:冯思琦

丁香派感谢您的关注,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