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古风音乐联盟

慕容复前车之鉴:众筹不是谁都能“玩”的

爿多拉2019-07-01 01:52:24

慕容复?他不是金庸《天龙八部》里面叱咤风云的人物吗?他什么时候也玩众筹了?慕容复要众筹什么东东?看到这个标题,会不会有好多问题?先别急,且看下文。



上了点岁数的人都知道,过去有个口号叫做“四有新人”:有理想、有道理、有文化、有纪律。百度百科上居然说,这是我们党史上的80句口号之一,也不知道这个“80”的统计口径是怎么来的。


翻遍金庸全集,能称得上“四有新人”的,凤毛麟角。郭靖有理想没文化;段誉有文化没理想;狄云是理想文化都没有;令狐冲不但没理想、没文化,好像还没纪律;韦小宝更可怕,四个都没有,简直是四冇新人。


能算是“四有新人”的,唯慕容复—慕容公子是也:文武全才,律己严格,不好女色,勤勤恳恳,一心只为兴复大燕国而奋斗。


然而,这个“四有新人”的事业却最失败,最后建国不成,下属星散,自己还发了疯。要知道,混得最差的狄云好歹最后还当了个雪谷的谷主啊! 


慕容复失败,原因有很多:武功不够登峰造极,缺乏领袖才能,复国的口号缺乏号召力等等。但最关键的是,他选择了一条不适合自己性格的成功道路。


慕容复选的道路,是走群众路线,广泛发动和团结江湖底层侠客,农村包围城市,搞“一大片”的外交,让草根群雄都到他的“大燕复国公司”里来投资入股。


这条路线本身并没有问题,金庸书中至少有两个男一号都用过,而且效果不错:比如杨过笼络了西山一窟鬼、万兽山庄、人厨子、圣因师太、烟波钓叟等众多江湖势力,隐隐然成为与郭靖相捋的一方霸主;又如令狐冲纠集群豪攻打少林寺,搞江湖大串联,一路上招兵买马、藏污纳垢,迅速成为炙手可热、举足轻重的一支新兴力量。


但是这条路,杨过可以走,他虽然高傲,但小时候是破窑里长大的,天生一股屌丝气质,容易博得底层的认同;令狐冲也可以走,他为人疏懒,好打交道。慕容复却走不通。


慕容复的性格,太孤傲耿介,在交朋友的时候,他往往想俯就却不肯折节,欲礼贤却不能下士,有计划却不知变通。而且他高富帅的味儿太浓,很难融入江湖底层的圈子一个使用着妖娆的丫鬟,家里叫做什么“燕子坞”、连丫头住的房子都要叫什么“琴韵小筑”“听香水榭”的人,怎么可能和那些抠脚挖鼻子的粗鲁豪杰们打成一片?


每当读到他家的那些地名,我就想起红楼梦里贾政骂贾宝玉的话。一个丫头住的房子,随便叫个什么就罢了,怎么取这么刁钻的名字?


慕容复每次去“走基层”“交朋友”,费了不少劲,结果都是闹了个不欢而散。他帮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攻打灵鹫峰,出了不少力,最后却闹得翻脸成仇,泱泱下山;他在少林寺讨好中原群豪,出头挑战萧峰,被打得大败,非但没落上个好,反而成了笑柄。



最可惜的是,慕容复同学一边辛辛苦苦地“找朋友”,另一边却错过了那些送上门的朋友,那些真正能帮助他谋干大事的好朋友。


萧峰对慕容复,一直倾心仰慕,对“慕容公子”念念于心。他先是在无锡松鹤楼里,把段誉误认为是南慕容,存心结交;后是在杏子林里帮慕容复分辨冤屈,称赞他的部属个个都是人杰。慕容复如果投桃报李,顺水推舟,结交了萧峰这个朋友,在萧峰后来落魄的时候声援一下、帮助一把,岂不是得了一个强援?“南慕容”和“北乔峰”订交,岂不是一段佳话?


但慕容复却偏要没来由地和萧峰闹翻,甚至明知道他是辽国南院大王,还要出头找人家打架,活活把这天下第一条好汉搞成自己的对立面,最后只落得一句:“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

段誉对慕容复,一直崇拜尊敬,何况段誉苦恋王语嫣,正好是慕容复结交他的良机:你不是不贪恋女色么?何不干脆成全了段誉,用表妹收服了他,哪怕表面上为他泡妞出把力,这个大理国王子岂不是送上门来的臂助?


但他就因为“吃醋”这么小儿科的原因,生生把段誉搞成仇人,还没来由地“一招夜叉探海”打伤段誉老爸。这何其糊涂:你那么辛苦地追求西夏公主,又何必那么轻易地得罪大理王储?他后来还去拼命巴结段延庆你狠狠地得罪一个正当权得势的王储,却去认一个下野了、流放了的过气太子做干爹,这不是荒诞么。

虚竹对慕容复,是礼敬客气的。世界上没有比虚竹再好交朋友的人了,何况他是逍遥派掌门、灵鹫宫宫主、俨然江湖一方宗主。灵鹫峰上,虚竹曾诚心挽留慕容复,如果慕容复能够屈尊留下来,和段誉一样与虚竹大醉一场,结为兄弟,还怕他今后不给你出力么?但慕容复绝不!他非要和虚竹闹个脸红脖子粗,摔门下山。


最后,我们的慕容复同志既失去了群众,又得罪了精英。他甚至还不如他爹以慕容博之孤傲,还能有鸠摩智做好朋友;慕容复在高手圈子里却没有一个好朋友,放眼望去,全是仇人。


所以说,成功之路本没有对错,只有适合和不适合。适合你性格的道路,再错也是对的破釜沉舟不合情理吧,但是项王去干,就干对了;不适合你性格的道路,再对也是错的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没错把?但慕容复去干,就干错了。


最近流行“众筹”,慕容复的“大燕复国公司”就是个典型的众筹失败的教训。我曾问一个朋友,“众筹”和“要饭”的区别是什么?她回答是一个是站着,一个是跪着。但其实要玩好众筹,偏偏不能太在乎是站着还是跪着。


告诉你一个事实,现在那些傲娇地站着的大佬们,当初挣钱时都大多曾跪着过的。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你还想站着把钱挣了?你以为你是张麻子。


Copyright © 国内古风音乐联盟@2017